君安旅行社

恨吉普赛人?你才是种族歧视的帮凶!

2017年09月09日 05:21 来源:本报评论员 谷粱


/

  阅读提示:天灾不断,人祸绵绵。两周前有穆斯林在巴塞罗那市中心制造了一起恐怖袭击!两周之后吉普赛人毁了一个华人家庭!好不容易,大家接受了地球村这个概念,现在发现:外村人的确不好相处。特朗普计划废止“梦想者”移民政策;欧洲发达国家深陷“难民潮”窘境。咱这地球,是“种族摩擦”越发明显了?还是“去种族化”正在升级?

  最近马德里华人圈非常悲恸,也非常愤怒。几名年轻的吉普赛人“蓄意谋害”华人一家,导致一名华人幼童丧生。集会、哀悼、祈福、声讨!愿幼童安息!留在父母心中的伤痛,会旷日持久的连绵延续。我们有充足的理由,去谴责和痛恨肇事者。无论西班牙法律最终会如何判决,但我们真心希望十八层地狱是存在的,即便他们能逃过人类的法律,也永远无法逃过神明的惩罚!

  可惜的是,在吉普赛人的信仰系统中,并没有天堂和地狱!虽然很多吉普赛神婆,会看水晶球,会起塔罗牌,但吉普赛人并没有一个固定的信仰。他们信奉鬼神,就像中国人一样。他们敬畏生死,但缺少精神上的信仰约束。

  这种没有天堂地狱约束的精神世界,是那几个吉普赛年轻人凶残的必然原因吗?他们的吉普赛血统,是那几个年轻人暴虐的诱因吗?

  不是!

  当我们小部分华人做了错事,被西班牙人误读为:你们中国人都怎么样怎么样的时候,我们会正义凌然地解释道:不能以偏概全,几颗老鼠屎,不能代表所有中国人!

  冷血无脑导致了惨案,不是种族的问题,是那几个人的问题!但是,为什么我们更愿意强调“吉普赛人”这个种族属性?

  一个月前,巴塞罗那被几个穆斯林极端分子践踏,数十条生命就此消陨,留下破碎的家庭,哀痛的家人!

  事后的大游行中,恐怖分子的家属站出来,为穆斯林正名。诸多穆斯林团体和名人,也纷纷站到受害者的一边,用“同情”和“谴责”,来捍卫自己的“血统”和“种族名誉”。但社交网络上,讨伐“欧洲穆斯林”,“把穆斯林和ISIS恐怖组织对等起来”的言论依然拥有最高的话题热度。

  无论是华人,还是西班牙人,都喜欢将“个体行为”上升为“群体行为”。为什么?

  因为我们的情感需要宣泄!任何宣泄都能带来快感!恨三个人,远没有恨一个种族有快感!恨得惊天动地,恨得荡气回肠!

  同时也因为恐惧!灾难发生后,我们会尽一切可能“揣测”危险的来源。于是,“种族”就成了最明显的标靶。不知道谁会是恐怖分子,那我就不要接近穆斯林。不知道啥时候又会暴虐行凶,那我就躲着吉普赛人!

  西班牙的小偷,的确是罗马尼亚人比较多!西班牙的抢劫犯,的确是摩洛哥人比较多!西班牙部分吉普赛人的生活习惯,的确会影响到其他人的生活秩序!我们说起小偷,就会想到罗马尼亚人,甚至有意无意地把“扒手”和“罗马尼亚人”对等起来。我们说起抢劫,就会不由自主的与摩洛哥人对等起来。

  这种经验累积出来的认知,最终产生了“种族歧视”!当你拿“小偷都是罗马尼亚人”开玩笑时,你是否能够接受“偷税漏税的都是中国人”也是一句玩笑?当你戏虐地说“摩洛哥人爱好抢劫”时,你是否可以接受“中国人用擦屁股的卷筒纸擦嘴”这样的调侃?

  我们就是这么带着双重标准宣扬着种族歧视!我们必须谴责凶手!你也可以去挖吉普赛人祖宗十八代的淫乱无底线的历史。但是,我们应该意识到,我们被“政治欺骗”了。这个灾祸,不是种族的问题,而是经济的问题!

  控制着我们人类社会的两大力量:政治控制和经济控制,宗教可以被归类到政治控制。

  特朗普计划废止奥巴马时期推出的“梦想者”移民政策。“梦想者”政策是指允许在童年时期非法进入美国的移民留下来,特朗普决定在6个月内逐渐结束该计划。这意味着美国80万无居留少年将面临“黑下来”或者“被遣返”的结局。这就是典型的政治控制!

  特朗普把“美国人民”和“移民”对立起来,利用部分非法移民的斑斑劣迹来“指代”整个非法移民群体,将两个群体的对立。这就是政治控制。

  我们对“吉普赛人”“摩洛哥人”的偏见,就是个人世界中人为的“政治对立”。把对方当成了“假想敌”,我们才可以没有道德负担地大肆攻击,我们的言论才更有煽动性!

  诸如此类被人类制造出来的政治假想敌,还有目前的“欧洲难民”和西班牙时下最热的“加泰罗尼亚人和独立分子”。

  8月11日,欧盟决定接纳比原计划更多的难民。德国首相默克尔胖阿姨支持该建议,并计划把原定的2万增加至4万。默克尔说:“拥有5亿人口的欧盟可以做得到”。前提是,要更好地控制非法移民。

  一年半前,2015年元旦,1000多个阿拉伯男子聚在科隆火车站大教堂那,冲到火车上把年轻姑娘抓着头发往外拉,猥亵女性并抢劫,还有强奸。有女警察都被猥亵了。警察当时抓了八个,一查,全是难民。

  现在,德国还要继续扩大接收难民的数量。

  2017年,仅在8月初靠岸的五艘小艇里,就有150人登陆西班牙。格拉纳达地区的几个非法移民接待中心已经爆满。从去年8月至今,在西班牙登陆的非法移民已经翻了一倍。

  虽然在西班牙登陆的难民不少,但西班牙只是一个跳板。再苦再穷的难民,也是有志气的——他们不要留在西班牙,他们要去福利待遇更好的中欧北欧国家!

  显而易见,难民问题是一个政治问题,更是一个经济问题。

  1992年南斯拉夫解体的时候,德国接纳了43.8万来自巴尔干地区的难民。越南战争的时候,法国接纳了10万来自越南的难民。这些难民已经完全融入到当地社会。

  我们高估了难民的影响力,也夸大了某些种族对社会治安的破坏力。

  奥地利近日出现许多年长女性包养年轻难民的情况,她们金援难民成为他们的"干妈",而难民则以肉体相报。

  年长女性常在酒吧接触难民,一名24岁难民哈桑忆述在酒吧结识一位50多岁的妇人,这名妇人邀请哈桑去家里作客,随即发生性行为。之后他们开始定期约会,妇人甚至让哈桑直接搬进家里住,日常生活一切费用都由妇人承担。哈桑说:“她一天想要跟我做爱4次。我对她来说,就是一个性爱机器。”

  看看,难民不只制造麻烦,还可以满足某种社会需求。这个极端的例子说明:当难民俨然成为社会生活的一部分时,他们的存在自然会惊醒和满足某些需求。说到底,还是经济问题。

  人口的流动,必然带动文化流动,最明显的变化就是生活习惯的改变。这些改变,必须是低成本的满足人的惰性。在中国喝杯咖啡老小资老牛逼了,在西班牙一杯咖啡1.3欧,这种低成本消费,让我们放弃喝茶而改喝咖啡。回趟国都会想念西班牙的Cafe con leche!被“西班牙习惯”取代的还有不砍价、等绿灯、喝咖啡、吃沙拉……

  在西班牙出身的华二代,越来越不像老一辈眼中的“中国人”。“去种族化”正在我们的生活中充满正能量的地生长,而“种族差异”恰恰在充满恶意的语境中潜滋暗长。或许,讨论一个群体的特征属性已经有点过时,抛弃“政治属性”和“人种属性”,我们生活的安危,和“人种”无关,和一个人的品性有关,和这个片区的生活质量有关。

  用“种族”去分析生活中的危险系数,只会给生活带来困扰,而不能解决实际问题。媒体和自媒体,有价值的信息不是帮着大家咒骂吉普赛人,而应该花点心思,告诉大家如何规避。更不应该煽风点火,为了阅读量和点击率成为“种族歧视”的帮凶。

[编辑:]

友情链接 |
欧华网  |
关于欧华 加入我们 寻求报道 联系我们
总编室 E-mail:ouhuabao@ouhua.info
广告部 E-mail:publicidad@ouhua.info
合作伙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