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安旅行社

《黑镜》编剧:科技不坏 但会被人滥用

2017年12月28日 06:52 来源:BBC中文网


安娜贝尔.钟斯及查理.布鲁克是Netflix的编剧

安娜贝尔.钟斯及查理.布鲁克是Netflix的编剧

最初,《黑镜》是英国第四台(Channel 4)的三集一季短剧,第二季推出时,已经成为英国一部剧迷众多的非主流剧集。

《黑镜》每集讲述一个故事,以独特的形式呈现科技急速发展带来的真实难题与情绪反应,促使观众反思自己原有的观念。

在推出两季及一集特辑后,Netflix于2015年宣布投资制作12集《黑镜》,令该剧得以享有更大资金、以更大制作规模拍摄,亦接触到来自全球的更多观众。

一些剧迷忧虑美国资金介入会令剧集变味,但第一季由Netflix制作旳《黑镜》,维持了原剧的暗黑作风,只是在制作上更趋精良。

Netflix即将推出新一季《黑镜》,该剧两位编剧查理.布鲁克(Charlie Brooker)及安娜贝尔.钟斯(Annabel Jones)与BBC分享了今季的看点。

“未来版Tinder”

〈大天使〉由茱迪.科士打执导,讲述一对母女在当代社会的压力下,如何维持关系
〈大天使〉由茱迪.科士打执导,讲述一对母女在当代社会的压力下,如何维持关系

Netflix 邀请我们访问两位创作总监、监制兼编剧时,讲明了可以问及的范围。

“剧透”被频繁提起──不过是Netflix再三强调,虽然记者已预先观看新一季的其中两集,但绝对不能披露任何剧透的内容。

因此,被问到新一季有什么值得期待,布鲁克回答:“你要等等看。”

“我能告诉你的是,今季不同集数的风格、剧种都大异其趣。”

“我们有一集太空巨制、一集残酷的生存恐怖片、一集科技黑色惊悚片,还有一集近似浪漫爱情喜剧的──当然,只到《黑镜》原有风格能够做到的地步─ ─还有将三段不同剧情穿插在一集中的可怕故事,以及一集讲母女关系的独立风格剧情片。”

“那是一出美式独立剧情片,导演是茱迪.科士打喔。”钟斯不忘强调。

〈绞死DJ〉(Hang the DJ)以《黑镜》的方式演绎当代爱情关系
〈绞死DJ〉(Hang the DJ)以《黑镜》的方式演绎当代爱情关系

《黑镜》在社交网站上公开了新一季每一集的预告,但每一段所披露的讯息都不多。

其中,成功抓住千禧世代眼球的是〈绞死DJ〉,当中出现了一个“未来版”的Tinder手机程式。

“说那一集讲的说一个系统与一种服务,大抵没错。”布鲁克只肯讲这么多。

“在整季中我们不断转换风格,而这是较轻松的一集。我们想为观众、也为我们自己营造新鲜感。”

钟斯在此时加入讨论:“那一集讲的,是十年不可能出现的约会模式,可以说是在反映当代的约会状态。”

“它的确较轻松,但也有悲伤、忧愁的段落。当中有很多有趣、讽刺的观察,会令观众感觉切身。”

布鲁克则补充:“但那不代表我们摒弃了那份虚无主义与空洞感,那是仍然会在的。”说着,布鲁克给出了一个“我知道有多少人看了会做恶梦”的谜之微笑。

社媒压力

〈俯冲〉是Netflix制作的第一集《黑镜》,讲述一个类似Instagram的手机程式,控制了人们生活的所有方面
〈俯冲〉是Netflix制作的第一集《黑镜》,讲述一个类似Instagram的手机程式,控制了人们生活的所有方面

上季《黑镜》的一集〈俯冲〉,也令年轻一代有所共鸣。 〈俯冲〉讲述一个类似Instagram的手机程式,控制了人们生活的所有方面。于是我问布鲁克与钟斯,怎么看社交网络。

“我很庆幸,目己年少时社交媒体还没出现。”布鲁克说。

“我真的不明白,在一个正在辩识自我、寻找身份的年纪,怎么可能应付到一个自我表演空间带来的压力。社交网络就是那样的空间。”

“社交网络无日无之的评头品足、评断,那份压力──我完全不敢想像那对今时今日的年轻人来说是怎样的体验。”

钟斯的看法则不太一样:“我想,不同年代成长的人,有不同的能力。所以,只要你能理解那份压力、看透那份压力的成因,那就没有问题。”

“我觉得如果我们能用正确的方式、正面的态度去使用与拥抱科技的话,现在正是个好时代──如果你懂得抽取好的元素的话,你就能享受它!”

“在《黑镜》中科技并不是坏角色”

〈战舰卡利斯特号〉(USS Callister)是《黑镜》第一个以太空为背景的故事,布鲁克对此感到兴奋
〈战舰卡利斯特号〉(USS Callister)是《黑镜》第一个以太空为背景的故事,布鲁克对此感到兴奋

《黑镜》的核心是科技造成的人类困境,作为这部剧的创作者,钟斯这样的乐观态度似乎有点奇怪。

布鲁克明确地将责任归咎于人,而不是事物。“在《黑镜》中,科技永远不是故事中的坏角色。”

“那是人类被赋予强大力量的故事。如果那个人太软弱、或有人格缺憾,问题才会出现。这些困境,并不是科技必然会带来的。”

布鲁克说,自己从小喜欢电脑,但今时今日社会面对的问题,是如何正确地使用身边的科技产品。

“人们常说《黑镜》对科技的看法很消极,但我们对科技的整体看法,其实比《黑镜》中呈现的更乐观。因为戏剧是推演与创作,将一个有意思的概念推向暗黑面,根据其逻辑得出最为可怕的结论。”

正面地呈现科技的〈圣朱尼佩洛〉,赢得两项艾美奖“最佳电视电影”及“最佳剧本”
正面地呈现科技的〈圣朱尼佩洛〉,赢得两项艾美奖“最佳电视电影”及“最佳剧本”

“我们在第三季的〈圣朱尼佩洛〉中,就呈现了科技正面的一面。不过我不想讲太多,免得没看过那集的读者被剧透。”

“那一集我们有意识地写一个乐观的科技故事,它的核心讯息是赋予人们做好事的能力。新一季也有这样的故事。”

钟斯总结说:“要让故事显得真实、可信,当中的科技必须是一种可以介入生活的科技、给予人们能力或更多的科技,但正如查理所言,那样的科技永远会有被滥用、误用的可能。”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