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安旅行社

爱华少年侦探团 2018暑期特别版 2.指纹的发现

2018年08月10日 08:20 来源:爱华中文学校


/

果然,我一回到家就被我爸拖去书房受罚,长达半小时的口水战之后,我终于逃离了那片唾(tuò)沫(mò)星子满天飞的‘战场’。

我转身走向厨房,刚想伸手拿个鸡腿来啃,就被我妈一筷子抽了回去。我委屈巴巴地望着我妈说:“妈!我做好事还要被我爸训!现在你还打我!我......我不理你们了!哼!”说完,便迅速端起那盘鸡腿逃进了自己的房间并锁上了门。

门外隐约传来妈妈的大吼:“你有本事不理我,那你也不要理我做的鸡腿啊!”

还有小妹的咒骂声:“你吃独食!我咒你长一脸鸡腿!”

“哼哼!由你们骂去吧!我只要有鸡腿,就算天塌(tā)了,我都能用鸡腿撑起一片天来!”

我得意洋洋地干完那盘鸡腿,蹑(niè)手蹑脚地把盘子端回厨房,放在了洗碗槽(cáo)里。恰巧看见我妈在某猫的网站上看衣服,我妈便问我:“儿子!帮妈看看哪件衣服好看!”

“我觉得吧,以您现在的身材,那件黑色卫衣很适合您!”说完,我趁着老妈没反应过来,一溜烟似的跑回了我的房间,一块厨房抹布以毫(háo)厘(lí)之差擦过我的后脑勺砸在了门框上。

我躺着不一会儿就迷迷糊糊地睡过去了,也不知道睡了多久,突然电话铃响了,我定睛一看原来是Antonio,我就点了接听。

“Hi,Dani,我们今天要询问死者的父亲,我知道你一定很好奇想要过来旁听的,好吧,三点,我们在警察局等你!”

“喂!我......”还没等我说出一句完整的话,电话那头又传来一阵忙音。此刻我的心里仿佛有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大骂一声:“又来!”

爸爸的拖鞋声在门口戛(jiá)然而止,随即父亲低沉的话语声在门外响起:“你要是敢骂脏话我就揍你!揍完谈话!”

我连忙闪电一般迅速地拉开房门,脸上露出最温顺谦(qiān)和的笑容对父亲说:“没有!没有!我绝对不会说脏话的,我说的是‘又来!’,呵呵。”

爸爸斜斜地瞥(piē)了我一眼,‘哼’了一声端着茶杯往书房去了。

我一路哼着小曲往浴室走去,老妈站在斜对面的客厅门口,双手叉腰冷冷地看着我。我心里‘咯噔’一下涌起了不祥的预感,连忙微笑着对老妈说:“Hi,妈咪,早上好!”

“你确定是‘早上好’?”

我连忙瞥了一眼客厅的挂钟,时针居然已经指向了一点,我连忙解释:“其实是这样的,我刚才九点的时候就试图起床了,但是起床失败,后来我就反复重起,直到现在才成功。”说完,我赶紧逃进了浴室。

等我洗漱(shù)完毕溜进厨房,已经一个人影都没有,只有桌子上放着米饭和几碗蔬菜、鱼......,我慢悠悠地吃完午饭收拾好桌子,反正警察局很近,时间绝对够。

我刚刚溜达到门口,旁边的书房里就传来了老爸的一声咳嗽,我连忙说:“老爸,我去一趟警局,Antonio喊我去旁听,今天不会很晚的。”

我隐隐约约听到老爸‘嗯’了一声,就赶紧出门直奔警察局。

在警局办公室和Antonio碰了面,我们简单聊了几句,就一起去了笔录室旁边的监控室。

笔录室里Mario和Paula坐在一名中年男子的对面,我和Antonio坐在一墙之隔的监控室里透过单向玻璃和喇叭旁听。

“Pedro!2号那天上午你去哪了?”

“我8:30就到工地里干活了,10:00左右我去了那个小巷子里的酒吧,吃了点东西就走,走的时候刚好看见我女儿,她向我要钱,我没给就走了,走的时候,我还听见她好像让某个人等下去找她。后来我一上午都在工地忙,直到中午吃饭的时候才接到警局通知说我女儿死了。”

“好,你先回去吧,感谢你提供的线索!”

我望着Pedro离开的背影,似乎有什么线索在我脑海中酝(yùn)酿(niànɡ),我对Antonio说:“你说,那些坑会不会是他做的?他是在工地里工作的,所以凿土对他来说不是难事。”

“你说得有道理,我会去调查一下的。”

“那些坑下面就是监控的电线,电线被破坏了,但是却没有破坏彻底,所以凶手应该是力气不大的人。”

这时,Mario来了,他说:“Elena的尸体上有三个人的指纹,没有Pedro的指纹。”

“那么这三个指纹都是谁的呢?”

Mario说:“现在我们还不知道,可能是凶手的。”

“Dani,天色已晚,你先回去吧,不然你爸妈该担心了。”

“好吧,那我先回家了,再见!”

我跟他们道别之后,就回家了,走到半路电话铃忽然响了起来,显示的是未知号码......

爱华少年团 陈拓帆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