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安旅行社

爱华少年侦探团 2018暑期特别版 7.新的思路

2018年09月14日 10:05 来源:爱华中文学校


/

隔着门我们隐隐约约闻到了什么奇怪的味道。Antonio感觉不对劲,就立刻派Mario去警局里申请一张搜查令。

Antonio轻声地对大家说:“大家小心点。”

警察们掏出了他们的枪支之后,只见Antonio狠狠地朝门踹了一脚,门就被踹开了。

进门后,这奇怪的味道更加明显了。

“进行地毯式搜查!”

“是,长官!”

这阴森森的房间加上这怪味使我毛骨悚然。我躲在Antonio身后也一点一点地进入了房间。

就在我仔细观察这个房间的时候,突然发现地上有一小块深红色的东西。我缓缓地停下脚步,蹲下身去,用手去拿并闻了闻,然后瞬间打了个冷颤:“这......不会错的,这是鲜血。Antonio快过来!地上有血迹!”

Antonio迅速地走到了我面前并蹲下来查看。

他观察了一下然后说:“这条血迹会是谁的呢?而且它已经结冻发黑了,可以证明它在这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这时,一个警员喊道:“长官有发现!在卧室里有一具尸体!”

我们一听到消息就直奔卧室。一进门就看到了地上有一滩血,而且在床底下有一具男子尸体。

我们立刻就把床给掀开了,然后发现这名男子居然是Wellington。

Wellington身上穿着睡衣,脸色苍白,双眼和嘴巴都是紧闭着的,但是胸口有一道非常深的伤口。并且在他旁边有一个空的玻璃杯。Antonio马上给Mario打了个电话。

看着Wellington的尸体,我失落地说:“唉,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Elena的案子刚有点眉目,这嫌疑人之一Wellington怎么就又死了呢?”

“Wellington应该是被人一刀刺中胸口致死的。”

“嗯,没错,不可能是自杀。可是,是谁要加害于他呢?”

“毫无头绪,他死得太蹊跷了。但是我敢肯定这和Elena的案子有关系,要不然怎么在案发几天后就被人杀了。”

“你说的很有道理。那旁边有个玻璃杯,有没有可能凶手在动手之前先给他喝了什么?”

“我觉得应该不太可能,如果是我要杀他的话我不会这么小题大做的。不过为了保险起见我们还是检验一下吧。”

就在我们互相讨论的时候,除了尸体腐烂的味道,我还闻到了另一种臭味。

“Antonio,你有没有闻到什么奇怪的味道?”

Antonio仔细地闻了闻这房间的空气然后说:“还真的,好像是从隔壁的房间里散发出来的”。

原来Wellington的卧室是和旁边的浴室连在一起的,中间隔着一扇门。

我们推开门后一股难以忍受的臭味扑鼻而来,使我们迅速地关上了门。

我捂着鼻子说:“好臭啊!”

随之,门口传来了一阵阵匆忙的脚步声。

原来是Mario,还有几位带着工具箱的警员。

“头儿,我把搜查令带过来了,还有你叫我通知的法医部门人员。另外,刚刚得到消息。之前死者Elena的身上并没有Wellington的指纹。”

“好的,Mario,我知道了。干得很好。你先去忙吧。”

Mario走后,我惊讶地说:“也没有他的指纹?那这是怎么一回事?那些指纹会是谁的呢?”

“如果没有他的指纹的话,也不能证明他就一定不是凶手。”

“那也有可能是Wellington看到了什么不该看到的东西,然后现在凶手想杀人灭口。”

“也不是没有可能,因为案发当天Wellington是满头大汗跑到公司的。人很紧张的时候是会出很多汗的。还有他的上司Carlos说过,这几天Wellington情绪很不正常,似乎很害怕什么”。

在法医部门人员在现场寻找蛛丝马迹的同时,我和Antonio戴上口罩,准备再次进入浴室。

然后我们发现原来臭味是从洗脸池的排水管里传出来的。排水管有被拆过的痕迹,有几个螺丝钉才拧到一半,而且旁边有一些可替换的排水管。

那天,天气很热。于是我就站起来想去把浴室的窗户打开。可是我突然发现窗户居然被拆了?!然后是在阳台找到了它。

我停下来深思了一会儿并对Antonio说:“Antonio,我暂时模拟出了两种可能性。

第一种是:凶手很有可能打听到了他家排水管坏了,于是就乔装打扮成了一名水管工并把凶器放在了工具箱里,然后趁他去厨房取水回来的时候下手,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他肯定是在早晨下手的。

第二种:凶手可能是在寂静无声的深夜动手的,用绳索爬到他家阳台,因为他家并不是很高。然后从浴室窗户进入,因此窗户是被凶手拆掉的。而刚好Wellington这个时候起来喝水,等他回来的时候凶手再下手。”

“分析得真好,我的小侦探,我都差点跟不上你的节奏了。哈哈哈!”

“呵呵,这只是我的一个猜测。想要证明,我们还是得问问看Wellington的邻居,看看知不知道一些什么。”

“嗯,走吧。”

过了一会,我们来到了Wellington邻居的家门前。我按了一下门铃。“叮咚...”

开门的是一位大概三十多岁的女士。

“这位女士,下午好。我是这个小区的警察局局长助理Antonio。他是Dani侦探,在协助警方破案。”Antonio向她出示了他的证件。

“你好,女士。”

“你好,Antonio先生,Dani先生。有什么事吗?”她紧张地问。

“你不用紧张,我们只需要你配合回答几个简单的问题。”

“好的,请问吧。”

“你最经有没有听到什么奇怪的声音,比如尖叫声什么的?

“嗯......没有,没有听到过。”

“那你知不知道有谁来过,你的邻居,Wellington的家?”

“不知道,不过前几天听Wellington说过,说他家里浴室的排水管坏了,然后今天早上差不多9点钟水管工就来了。大门还是我开的呢。”

“那为什么是你开的门呢?

“哦,这是因为我们小楼开门用的对讲机前几个月坏了。只要一有人按门铃,不论是谁的,整栋楼的都会响。而且还不能对话,所以只能去阳台看是谁来了。”

“那就是说你看见那个人的面目咯?”

“那倒没有,不过我看到那个人开的车是什么样的了,我想对你们找人会有帮助。他开的是一辆雷诺的银色小面包车。”

“你说任何信息都是很有帮助的。我们会去检查今天早上公路的监控,看看能否查到车牌号码。”

“那么最后一个问题。你最后一次见到Wellington是什么时候?”

爱华少年团 胡信凯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