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安旅行社

爱华少年侦探团 2018暑期特别版 9.案中案

2018年10月01日 11:29 来源:爱华中文学校


/

Antonio从口袋里取出手机,然后接起了电话。 “嘿,Paula。你找到了什么线索吗?” 

“Antonio,我们找到剩下两个指纹的主人了!” 

“你应该在局里吧,我马上去找你。”随后Antonio把电话挂了,然后走出了门,往车的方向走去。 

我边走边问,“Antonio我们现在去哪儿?是不是有新发现?” 

“我们先回局里,Paula确实有新发现。” 

到了警局里。 “Antonio你们终于来了!”Paula很激动地说。 她拿出一份报告,递给了Antonio。

Antonio,拿起了报告,开始看了起来。看完后,Antonio开始说,“也就是说其中一个指纹是债主Juan的,剩下两个指纹是酒吧的老板Marcos和那里的服务生的。他们是在Elena去酒吧的时候碰到的。”

“对,是这样没错!”Paula说道:“所以我去调查了一下Juan,发现了一些有趣的东西。Juan最近一段时间经常往Wellington家跑。”

我惊讶地说:“他们俩认识?”

Paula摇摇头说:“这个我们不能确定,因为Juan每次都趁Wellington不在家的时候去的。”

Antonio、Mario和我面面相觑,这个实在太奇怪了!

我想了想说:“我现在怀疑那半只手掌是Juan搞的鬼!”

Antonio点点头说:“那么我们立刻询问Juan,顺便把Pedro也喊来,看看究竟谁的手被砍了!”

Pedro比Juan到的早,我发现他的手并没有任何问题。

“突然把你们叫来不好意思,我们有些事情要问你们。”Antonio微笑着说。 

“你们和Wellington的关系怎么样?”我抢先着问了他们。 

Pedro的回答没什么意外之处,他说他和Wellington没有什么交集,只有从Elena那儿听到Wellington是她之前的同事,其他的什么都不知道。

Pedro走后没多久Juan也到了,但是Juan矢口否认说不认识Wellington。 

Antonio听完就说:“好吧,你先回去,请你随时开着手机,如果我们有事找你,会打电话的。”

Juan听完就走了。我们几个坐在办公室里沉默了片刻,我说: “现在我更加肯定Juan跟Wellington的死有关系,哪怕不是他自己动的手,至少他参与了。” 

Antonio回答我说,“我觉得你的感觉没毛病,他的线索太少了,而且他最近一段时间都偷偷摸摸往Wellington家跑,不可疑也变可疑了。” 

“Paula,你去调查一下Juan和Wellington之间有什么纠纷或者联系。”

等Paula走出门,我也和Antonio说了一声拜拜然后就走出门往家走了。 

回家后吃饭、洗澡、睡觉,到了第二天,我设定的闹钟响了,我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然后把闹钟关了。随后又看了看时间,居然还这么早!?

正当我打算再睡一会儿的时候Antonio打来电话了。我有点不耐烦地接起电话:“Hi?Antonio,有什么事吗?”

“Dani,你快来,我们在Wellington家的下水管里把剩下的半只手掌找到了!”

我一下从床上蹦了起来,“真的?好,我马上过去。” 我迅速地准备好一切然后就出发去警察局了。

我到警察局的时候,Antonio已经在门口等候多时了,“Dani,快!进来。”Antonio着急地说。 

我在进办公室之前说了一句:“Antonio,你说那个手掌既不是Pedro的,又不是Juan的,那会不会是最近死的人里的手掌。”

“不会是,我们之前也有这么想过,但是死的人里并没有一个缺失手掌的人。” 

“那...最近有什么失踪的人,而且还没找到?”我又问。 

“嗯,失踪案是有几个的。难道你认为有人杀了人然后留下了手掌,把尸体带走了!?但是凶手为什么要留下手掌?”Antonio惊讶地说道。 

“我猜,留下手掌是为了恐吓活着的人!Wellington这个人看起来胆子比较小,如果Juan和他有什么矛盾的话,一定会先想吓唬吓唬他,你忘记下水管里的纸浆了?我猜那是借条,Elena历年来问Wellington借钱时写的借条。恐怕Juan很想要得到这些借条。”

正说到这里,一位警员匆匆忙忙地跑来找Antonio,“长官,我们刚刚发现了一具尸体被埋在了地底下,那具尸体......少了一只手掌!”

我和Antonio听完赶紧坐车赶到现场。Antonio问了一句:“死者是谁?”马上就有人递上一份详细的报告,上面写着,死者是Diego,他和Juan有过经济纠纷,他就住在Wellington家楼上,在一个星期前失踪了,在那之前Juan有去找过他,就是为了让他还债。 

我脑袋灵光一闪,然后说道:“你说会不会是这样:是Juan杀了Diego然后挖坑埋了他,顺手砍下他的手掌来恐吓Wellington。”

Antonio点点头,“我觉得这是有可能的,不过Dani,我们得先把Juan叫过来问问他。而且我们并没有证据证明是他杀的,所以我们得去找线索才行。” 

我们打电话把Juan叫到警察局,等我们到的时候,Juan已经坐在笔录室里了。他虽然一脸镇定的样子,但是我怎么看都觉得他像是干了什么亏心事。 

“Juan,你认识一个叫Diego的人吗?” 

他犹豫地回答道:“嗯,他欠我钱。” 

“你最后一次见他是什么时候?”Antonio接着问。 

“差不多两个星期前,警官,他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是的,他死了。听说他和别人都相处的很好,只有和你有纠纷。”

“那...警官,您就是在怀疑我咯。其实我和他的纠纷就是因为他借我的钱不还!” 

“当然,你就是我们的重点嫌疑人。而且到目前为止我们并没有发现别的嫌疑人,所以你的嫌疑最大。”

Antonio用他那双犀利的眼神看着Juan,使得Juan特别紧张。Antonio正打算继续问的时候,一个警员过来了,他对着Antonio说:“警官,我们从那附近的监控里发现。上星期二凌晨两点,一名男子带着尸体又带一把铲子到了他的目的地。通过灰暗的光线我们看到了凶手的脸,他就是Juan。”

Antonio对着Juan说:“Juan你现在还有什么话说?我们已经有证据了,说说你为什么要杀他,讲一讲那天你干了什么。” 

Juan一脸绝望地说:“那天晚上我去他家找他讨债,他仍然要求延期,我一怒之下就失手把他杀了,当天晚上我就在他家楼后的荒地里把他给埋了。” 

Antonio望着Juan意味深长地一笑说:“那你说说,为什么要砍下Diego的一只手掌?”

“我想要让Wellington把Elena借钱的借条分一些给我,因为我之前没让Elena写借条,但是Wellington不肯,我就把Diego的手掌砍成两半,一半挂在Wellington浴室的水龙头上,一半挂在莲蓬头上,我想吓唬吓唬他,他向来胆小怕事,这么一吓他,他肯定愿意分给我几张借条的。”

我心想:原来是这样!所以Wellington回家洗澡的时候看见断掌,害怕之下肯定拼命想用水把它冲进下水管。我皱着眉头说:“借条上有Wellington的名字,你拿来有什么用?”

“我只要让Wellington写一张债务转让的声明就可以了。”

我望了望Antonio,心里犹豫着是不是要把Elena已死的消息说出来。Antonio看了我一眼对Juan说:“就算你拿到了借条和债务转让声明又能怎样?Elena这个人据我们调查,她没有工作,没有存款,没有房产,是根本不可能还得出钱的,你有一百张借条都讨不到钱!”

Juan叹了口气说:“实在没办法的话,就只能走黑道的路子了,把她卖掉!”

Antonio冷笑了一声说:“呵呵,贩卖人口的法子也想出来了!你不要忘记,你身上还有一条人命!”

到了这个时候,Juan反而镇定了下来,可见这个人的性子是有点凶悍的,他昂着头说:“我真的是失手才误杀了Wellington,另外贩卖Elena的事,我只是想想而已,没做过的事不算犯罪的吧!”

Antonio不再说话,转身走出了笔录室通知警员把Juan关押起来,同时让Mario汇总材料签发逮捕令。

我们回到Antonio的办公室,我迟疑着说:“看起来,Juan不知道Elena已经死了?”

Antonio点点头说:“我基本可以确认Juan并不知道Elena已死,因为像Elena这种没有任何遗产的人,就算在她死后拿到的她生前写的借条,也不可能讨得到债。”

说到这里,我忽然醒悟过来说:“那么,Wellington可能是知道Elena死讯的!”

Paula说:“Wellington知道Elena已死,所以不敢把借条给Juan,因为如果Juan知道这些借条毫无用处,一定会来找Wellington的麻烦,但是Wellington又不好直接告诉Juan真相。”

“但是Wellington已经死了,我们没法让他告诉我们究竟谁是凶手,或者他自己也是凶手之一。”

办公室一时沉默了下来,我无聊地翻看着Diego的个人资料,忽然我看到其中一栏写着:工作地点Casa de Tia。

爱华少年团 项梦诗

爱华少年团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