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安旅行社

爱华少年侦探团 2018暑期特别版 10.终极推断(大结局一)

2018年10月08日 12:15 来源:爱华中文学校


/

看到这一条,我不自觉地站了起来说:“原来Diego是酒吧Casa de Tia的服务员啊!那我们应该去问问酒吧的老板Marcos。”

Antonio说:“好,我们现在就去。”

Mario站起身来,去开警车。

Antonio一边往外走,一边对Paula说:“Paula,你有没有查到Wellington指甲缝里的头发是谁的。”

Paula回答:“还没,还需要一点时间,可能明天早上就可以得到信息。”

我们到酒吧的时候Marcos还不在,只有几名酒保。我们等了一会儿Marcos就来了。

Antonio问了他几个问题。

“Diego是这里的酒保吗?”

“是。”

“我们想和他碰个面。”

Marcos环顾了周围一圈,挥手喊了一名酒保过来问:“Diego呢?喊他过来!”

“他没在。不知道怎么了,他已经好几天没来上班了。”

Antonio问那名酒保:“那你最后见他是什么时候?”

“好像是上个星期,他上个星期来的时候好像说什么有人找他讨债,然后就没来了。”

告别了Marcos我们返回警局,路上的时候,我想了想:Marcos好像不知道Diego死了?但是自己酒吧里的员工快一个星期没来上班,而作为老板的Marcos居然不知道!这里面肯定有问题。

我跟Antonio说:“他好像不知道Diego死了,但是我觉得不应该。”

Antonio转过头说:“Mario,你等会儿去查查Marcos的资料,我要完整的。”

我们回到警局的时候已经八点半了。我就说:“那个,Antonio我先回去了。”

Antonio说:“好,你回去也好好想一想。”

第二天,当我睡得跟死猪一样的时候,那可恶的电话铃声又响了。我很不情愿地接起电话说:“Antonio怎么了?”

Antonio说:“Wellington指甲缝里的头发检查结果出来了,那头发是Marcos的。Marcos的资料背景都查出来了。”

“太好了,我马上到!”

到了警局,我直奔Antonio的办公室,他们几个都在。我打了个招呼坐下来,Mario看了我一眼说:“Marcos的父母亲已经去世多年,他父亲生前曾经是本地黑帮里的著名人物。”

我想到了Juan当时说的话。我对Antonio说:“我个人觉得Juan不是杀害Elena的凶手,因为这对他没好处。Elena如果死了,他收集到的借条就是一堆废纸。凶手是Wellington的几率也不大,这个人胆小怕事,不可能直接动手,但他参与其中倒是很有可能。Juan曾经提到过,如果实在讨不回钱就要动用黑道势力,他能这么想,Wellington也能这么想,Marcos就是现成的黑道势力!对于Marcos来说,活的Elena跟死的Elena没什么区别,活的可以直接卖人,死的可以卖器官,反正都是钱。”

Antonio听明白了说:“假如Wellington叫Marcos把Elena杀掉然后把她的器官卖掉,然后他们两个都可以得到钱,但是Marcos为什么要把Wellington杀了呢?”

我说:“可能是因为他们杀Elena的地方没挑好,他们一杀完Elena就有人从酒吧里出来他们只能匆匆忙忙地跑了,没有时间带走Elena的尸体。Marcos觉得亏本了就向Wellington要钱,可是Wellington不给就把他杀了。”

Antonio听完觉得很有道理,就说:“很厉害嘛!我的小侦探。Mario,你现在把Marcos叫过来。”

“是。”

Antonio问他:“你认识Wellington吗?”

“不......不认识。”他迟疑了。

“Wellington死了,尸体的指甲缝里有一根头发,是你的!”

“什么!我杀他的时候...”

“你承认了。”

“Elena是不是你杀的?”

“不......是。”

“是吗。你是害怕了吗?证据确凿,有人说看见你了。”

“不可能,我杀Elena的时候应该没人才对。”他嘀咕着。

我说:“是没有人看到,只是让你把事情都招出来的技巧而已。”

后来他只能招认和Diego一起杀害Elena,并且杀害Wellington的事实,他被逮捕了。

我高高兴兴回到家原以为能放松放松,但是一条短信打破了我所有的幻想:“同学们,暑假快要结束了,请仔细检查你的暑假作业有没有完成,如果没完成的话,呵呵,你们知道会发生什么。”

本篇完。

爱华少年团  邹思辰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