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http://yellowpage.elmandarin.es/2015/04/%E6%8E%A2%E7%B4%A2%E6%97%85%E8%A1%8C%E7%A4%BE/
阳光商旅http://yellowpage.elmandarin.es/2015/05/%E9%98%B3%E5%85%89%E5%9B%BD%E6%97%85/
君安旅行社

搅动西班牙弗朗哥话题的中国人:陈宪伟

2019年03月29日 11:17 来源:欧华报


/

  阅读提示:3月19日,美国著名的《纽约时报》以三种文字,英文、西班牙文、中文,同时刊登了对西班牙华人“弗朗哥铁粉”—— 陈宪伟专访后所采写的通讯《在这家西班牙酒吧,中国老板让独裁者佛朗哥“还魂”》。旅西华人陈宪伟因弗朗哥更加出名了。“佛朗哥”一个镶嵌在西班牙历史上,毁誉参半,至今仍牵扯着西班牙社会各方“神经”的领袖级人物,如今让一个外来旅西中国人给“还魂”于现实,更在舆论场上“搅动风云”,西班牙人有的欢呼喝彩,有的激愤难掩,还有的感到滑稽至极。

  3月15日,西班牙政府宣布,今年6月,将佛朗哥的遗骨从“烈士谷”中挖出,并迁葬到马德里郊外的一处国家墓地。这一消息引起了当地社会各方,尤其是媒体的关注。然而,近段时间以来,在西班牙媒体上,有关弗朗哥的话题不仅是“迁墓”一事,更有一位华人“弗朗哥铁粉”为极右翼“声音党”“站台造势”,以及因其崇拜颂扬弗朗哥,而惨遭殴打的消息。

  从新闻的报道规模、热度持续时间、民众反应程度和积极性等方面来看,华人“弗朗哥铁粉”在西班牙媒体上所搅动“弗朗哥话题”的力度,要远胜于“西班牙政府迁墓”一事。甚至,这位“铁粉”在搅动中所带起的“涟漪”,已经“远涉重洋”,扩散到了大西洋的另一边。

   3月19日,美国著名的《纽约时报》以三种文字,英文、西班牙文、中文,同时刊登了对西班牙华人“弗朗哥铁粉”—— 陈宪伟进行专访后,所采写的通讯《在这家西班牙酒吧中国老板让独裁者佛朗哥“还魂”》。

  旅西华人陈宪伟因弗朗哥出名了。实际上,他在西班牙是早已声名在外,如今又赶上了西班牙政府要对弗朗哥迁墓、极右翼“声音党”为四月份大选积极备战等“机缘”,再加上一个左翼分子于日前冲进他的酒吧,对其左眼狠狠抡了一拳,陈宪伟在西班牙的知名度就更是如日中天。可谓是实实在在的“报纸有名,电台有声,电视有影”,并且还在最近几周内,保持了持续的“盛名不衰”。

  “佛朗哥”一个镶嵌在西班牙历史上,毁誉参半,至今仍牵扯着西班牙社会各方“神经”的领袖级人物,如今让一个外来旅西中国人给“还魂”于现实,并且更在舆论场上“搅动风云”,西班牙人对此,有的欢呼喝彩,有的激愤难掩,还有的感到滑稽至极。

  然而不管怎样,陈宪伟“一个移民,做了一件本该由某一位西班牙人所做的事”。无论对西班牙来说,“是不是一种悲哀”,但一个中国人“不远万里”来到西班牙,在自己位于马德里社区USERA的小酒吧里,操着“生硬的西班牙语”就能做到这一点,用一些旅西华人的话来说,“这小子还是有两把刷子的”。

  陈宪伟“弗朗哥铁粉”身份是如何“炼成”的?

  在西班牙媒体上,陈宪伟最早“展露头角”是2015年9月,在“西班牙国家电视台”一则非常有名的新闻访谈节目《时事突访》中。在那期介绍马德里USERA中国移民日常生活的节目中,电视台记者走进陈宪伟的家庭和酒吧,了解了华人移民日常生活和经营发展情况。

  从当时的镜头中可以看到,他名为“Oliva”的酒吧,还没有像现在这样“弗朗哥化”,店内墙壁上的装饰画,以及菜谱公告板等,与其它普通酒吧没有什么两样。可陈宪伟如今的酒吧,按照西班牙媒体的描述说,“进来后,就如回到了四十年代。这里是一个向大将军致敬的真正博物馆,各种弗朗哥时代的徽章、旗帜、肖像等,都强烈地展示出对弗朗哥主义的崇拜”。对此,《纽约时报》描述说:“极右独裁者弗朗西斯科·佛朗哥将军死于1975年,但他的魂魄还活在这个酒吧。”

  仅3年多的时间,陈宪伟就从一位接受电视采访的普通华人,成长为西班牙知名的“弗朗哥铁粉”,而他的酒吧也从提供西班牙和中国菜肴的普通华人商家,“一跃”成为西班牙弗朗哥主义者的聚集地,甚至是某种象征。如今,在“谷歌搜索”西班牙版中输入陈宪伟这三个汉字的拼音“chenxianwei”,无数有关这名旅西华人的西班牙新闻和视频就铺天盖地而来。

  陈宪伟何时“皈依”弗朗哥主义,并被西班牙人慧眼识才,目前尚没有具体介绍。在2015年9月西班牙国家电视台的采访中,陈宪伟还只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华人小业主,最起码没有“亮出”他“弗朗哥铁粉”的真面目。仅仅2个月后,他就以其著名的“蛋蛋论”在西班牙媒体上一名惊人。2015年11月,在接受西班牙媒体的又一次采访时,陈宪伟引用西班牙俗语,激进地抛出“在西班牙,佛朗哥是唯一一个有蛋蛋(有种)的爷们”这样惊世骇俗的言论。在西班牙舆论为此哗然,并对此进行大肆报道的同时,陈宪伟——这个华人酒吧的小老板也义无反顾,并且一发不可收拾地在弗朗哥主义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从那以后,各种秉持弗朗哥主义的各界名流,乃至荣誉纷至沓来。在弗朗哥孙子成为陈宪伟酒吧座上宾的同时,2017年1月,他也被“西班牙佛朗哥基金”授予“荣誉骑士”称号。由此,这名来自中国浙江青田县的华人移民,成为了西班牙历史上第一个获此“殊荣”的中国人。在“佛朗哥基金”所发布的通报中,系统介绍了陈宪伟是如何渐渐地从认识到了解,再到最后对佛朗哥产生崇拜之情的。领奖时,当时已经在西班牙生活了十八年的他表示,希望西班牙能够建设成为一个完整、强大和自由的国家,并让西方世界对其羡慕不已。如此爱国主义的豪言壮语,衬上他对比强烈的华人移民身份,再加上“弗朗哥”这个名字在西班牙社会的巨大争议性,陈宪伟在西班牙媒体上实实在在地又“火了一把”。那感觉似乎只能用现在“抖音”上最流行的一句歌词来形容:“好嗨哟,人生似乎已经到达了巅峰……”。

  在陈宪伟就此成为西班牙媒体上的“常驻热点人物”之后,他的“人生巅峰”其实并没有到来,因为以后的事实表明,他被媒体所追捧的热度是一浪高过一浪,并且其言行在西班牙社会所搅动的舆论浪潮也是愈发汹涌澎湃。

  2018年11月20日,是弗朗哥去世43周年纪念日。此时,也正值西班牙政府就其“迁墓”事宜与右翼势力展开“拉锯战”的阶段。此时,“西班牙华人弗朗哥主义者”——陈宪伟再放惊人言论:“西班牙人对弗朗哥应吃水不忘挖井人”。一时间,这位华人移民的“井水论”再次充斥了西班牙媒体。然而,对于陈宪伟来说,温度更高的热点还在后头。

  2019年2月15日,西班牙社工党政府首相桑切斯因国家预算在议会遭到否决,而不得不宣布于4月28日举行提前大选。一时间,西班牙各政党都开始行动起来。对此,刚刚在安达卢西亚大区地方选举中进入区议会的极右翼政党——“人民声音党”也是“摩拳擦掌”。这个年青政党作为在移民政策等方面都具有激进主张的党派,从其成立时起,就备受争议。在地方选举中的胜利,更是让各界一片轰动与惊呼。面对即将到来的大选,3月12日,陈宪伟与另一位来自非洲喀麦隆的移民一起,在西班牙电视四台上接受采访,为“人民声音党”的移民政策“正名”和“站台”。一时间,舆论再次大哗。一位华人移民为向来带有“反移民”标签的政党,在大选中推波助澜,这足以让所有人惊掉下巴。

  “下巴掉了”没关系,更吸引眼球的事儿,还在后头。3月19日,“华人弗朗哥分子”陈宪伟受到左翼年青人攻击的消息被曝出。当这名华人以左眼眶仍有些青紫的面貌出现在镜头前时,各路西班牙媒体又开始了各种采访和访谈。

  面对西班牙媒体有关陈宪伟的一次又一次“高潮”,以及每一个高潮所出现的“恰好时机”,一个华人“弗朗哥铁粉”的形象,不仅真实丰满,而且更是经久不衰地熠熠生辉。从这方面来说,他比西班牙人还要更加“西班牙化”。尽管直到现在,陈宪伟仍然还是中国籍。

  陈宪伟到底为啥成为了“弗朗哥铁粉”?

  对于自己成为“弗朗哥铁粉”,陈宪伟的解释用最简单的话来概括,就是除了崇拜还是崇拜。据介绍,为了向佛朗哥致敬,他给小儿子起的名字就是“佛朗哥”。此外,他更希望这蹒跚学步的孩子“将来能成为西班牙领袖”。

  作为“铁粉”,陈宪伟也面对西班牙电视台的镜头,直言不讳地表达了对西政府从“烈士谷”“请走”佛朗哥遗体的不满,说这是一种“背叛历史”的行为。在有的采访中,他更是亮出佛朗哥统治时的法西斯军礼和口号,对着镜头将右臂伸直,抬起45度,然后高呼“西班牙雄起”。

  在去年11月,纪念弗朗哥逝世43周年时,陈宪伟也手捧百花,到“烈士谷”去深切缅怀。通过这一切来看,这位华人“弗朗哥铁粉”是“铁”得实实在在。

  虽然不少西班牙人以戏谑、滑稽的心态来看待和评论陈宪伟,这个外来移民的“忠心”,然而更多的西班牙人还是真心地接受了他对弗朗哥的崇拜之情,或赞赏,欢呼;或气愤,责骂,甚至不惜较真般地“送上老拳”。

  不过,在陈宪伟成为著名“华人弗朗哥主义者”,以及将其酒吧打造成“纪念弗朗哥殿堂”的同时,西班牙各地的弗朗哥主义者也纷至沓来。

  据介绍,现在这些人到马德里之后,基本是先去“烈士谷”悼念弗朗哥,然后再到陈宪伟的“Oliva”酒吧里来坐坐。至于有关弗朗哥的集会、会议等等,也更是经常在这个“华人铁粉”的酒吧里进行。在人来人往中,“Oliva”甚至被西班牙左翼政党盯上。日前,塞戈维亚一位市长就因为率团参观完弗朗哥墓后,与众多“战友”到陈宪伟的酒吧里欢聚,而受到左翼反对党的质问。

  在陈宪伟声名远播的同时,他的酒吧也因为“弗朗哥特色”,而被西班牙媒体评为全国5家知名的“弗朗哥殿堂级酒吧”之一。由此,也是猎奇者的追捧之地。

  对于陈宪伟口中的弗朗哥,曾有西班牙人评论说,弗朗哥是西班牙的一段历史印记,厚重而复杂。要真正了解和认识,仅仅听一些酒客的介绍和评论是远远不够的,哪怕是学了一点历史也仅仅是“皮毛”。那么陈宪伟这位外来“华人弗朗哥主义者”,在仅能应付些西班语对话的情况下,又会在多大程度上能够正确评判弗朗哥呢?

  在一些西班牙人由此质疑,乃至调侃、戏谑陈宪伟对弗朗哥的崇拜时,也有认为他有“两把刷子”的华人称赞说:这小子经营酒吧的“噱头”找得好,既利用了西班牙媒体,又把政治争议拿捏得“软硬适中”,“为我所用”,就是吃了个“老拳”,也值。如此“表扬”,对于“华人弗朗哥铁粉”的忠心和崇拜,是否是一种“亵渎”呢?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