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http://yellowpage.elmandarin.es/2015/04/%E6%8E%A2%E7%B4%A2%E6%97%85%E8%A1%8C%E7%A4%BE/
阳光商旅http://yellowpage.elmandarin.es/2015/05/%E9%98%B3%E5%85%89%E5%9B%BD%E6%97%85/
君安旅行社

教训与启示:中西商人合伙失败 深陷官司泥沼

2019年04月22日 05:44 来源:欧华报


/

  阅读提示:近来,西班牙媒体上接连出现的有关北部奥伦塞市(Orense)华商与当地商人合伙开餐馆失败,相互控告的消息,引起了很多旅西侨胞的关注。双方你来我往的官司“混战”已持续了五年,时至今日依然呈胶着的“拉锯战”状态,这个典型案例的教训与启示,值得我们华人深思。

  据西班牙媒体报道,奥伦塞华商与当地商人“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要追溯到2004到2005年的时候。两名旅西华人与一名西班牙人合资,在西班牙北部奥伦塞市开了一家大型WOK餐馆。2014年5月,双方合伙失败,餐馆倒闭之后,当事华商就与西班牙合伙者走上了“漫长”的相互控告之路。时至今日,5年过去了,双方你来我往的官司“混战”依然呈胶着的“拉锯战”状态……

  旷日持久的官司,接踵而来的指控,以及可能出现的败诉压力,都肯定会极大地影响着当事华商的生活与经营。从当初共同大展宏图的“抱团发展”,到如今龌蹉不断,甚至要让对方“下狱为快”的反目成仇,这其中所带来的深刻教训,的确值得其他侨胞予以借鉴和警醒。

  “混战”

  据西班牙媒体的介绍,奥伦塞华商Hamaio Ch。和Shengshegn Ch。与一名西班牙人José María R. L。在2004到2005年时合资在当地开了一家大型WOK餐馆。餐馆所在地是一座已经关门5年之久的老电影院 Xesteira,合伙人共同投资改造的。

  据西班牙合伙人后来在法庭上介绍,刚开门之初,生意曾非常好。在圣诞节旺季里,餐馆一个月的营业收入就可以达到18万欧元。

  然而,由于经营不善等种种问题,2014年5月,华人与西班牙人合开的WOK餐馆关门倒闭了。倒闭之后,餐馆所在的店面“老电影院Xesteira”里的各种设施,如一些器具、发电机组、灯具、电影机,甚至是有关水、电、煤气等的管道、线路和设备等,全部都被人拆走,并毁坏殆尽。

  到底是谁干的?中国商人和他们的西班牙合伙人一开始是相互指责,并且也都各自向对方提出了控告。

  据报道,在WOK餐馆破坏事件发生后,当事华商曾通过“私人侦探”出具了一份报告,指控西班牙合伙人,说一部分“老电影院Xesteira”里的设施被运到了北部另一城市维哥(VIGO)的一处店面内,而这家店面的所有者正是他们的西班牙合伙人José María R. L.。由此,中国人认为,曾到WOK餐馆店面里拆卸设施,进行破坏的三个人,就是对方派去的。据此,两名中国人将前合伙人诉至公堂,要求他承担赔偿和刑事责任。

  面对华商和西班牙合伙人的相互指责,“老电影院Xesteira”的房主很显然是接受了中国人的说法,他们现在和检察官一起,也将José María R. L。作为唯一被告,给告上了法庭,不仅要求他进行赔偿,而且还要承担刑事责任。

  但是,José María R. L。也有其说法。他指控中国合伙人在2014年4月到5月期间,偷走了餐馆里的设施和用具,包括桌子、椅子、制冰机、洗碗机等等,并据此要求两名中国人承担赔偿和相应的刑事责任。

  如此,本来一场合伙做生意,共图发展的“好事”,最终却演变成了双方“互告”的“混战官司”。

  自2018年3月,奥伦塞市当地法院就开始着手处理这场“官司中套着官司”的混战。当年12月,法院二号刑事法庭所属法官,宣判了有关西班牙合伙人José María R. L。起诉旅西华商Hamaio Ch。和Shengshegn Ch。侵占和盗窃合伙餐馆资产的案件。由于原告的指控证据不足,所以两名华人被赦免。

  据介绍,在此前10月所进行的庭审中,José María R. L。无法证明他就是指控中所说的被盗,以及被侵占的餐馆资产所有者。具体资产包括:25张长方形桌子、50把椅子、6张圆桌,24个凳子,7个架子,2台制冰机,1台洗碗机,15个冰桶支架,20个空间分隔屏风和各种器具。

  此外,在当时的判决中,法官也表示,西班牙原告同样无法证明在与中国人合伙开WOK餐馆前,就已经在所在店面——“老电影院Xesteira”中,经营着一家餐馆了。在这方面,José María R. L。曾在指控中说,在合伙时,他允许中国人使用原来自己餐馆的资产,但以后必须归还。可是,中国人却在餐馆倒闭后,拿走了许多原有资产。据此,他要求法官判处两名华人两年零一天的徒刑,以及8700欧元的赔偿。

  但法官在审理中发现,原告没有确凿的证据证明,他所说的被侵占资产此前就已经在餐馆的店面里存在了。同样,原告也无法证明他将所谓的“资产”出让给后来的WOK餐馆所属公司Xesteira Chang Euforia使用。所以,José María R. L。的控诉无效。

  此外,在判决中,法官也指责原告说,法院已经在诉讼中屡次提醒他,一些证明文件存在问题,只是其单方面的说法,并且原告也无法证明他在合伙的WOK餐馆里,自己到底占多少股份,因为在他提供的文件中根本没有公司章程。

  由此,法官决定赦免受到控告的两名华人。因为所有证据都无法证明原告就是其所说资产的所有者。同时,也无法证实华人侵吞了那些资产。在庭审中,一些曾经接到报案,赶到现场的警察,也不能肯定华人所拿走的东西就是原告的。另外,一些到庭证人的证词也是过于笼统。

  案件发展至此,本以为合伙华商可以“逃脱”指控,专心“主攻”对西班牙合伙人的起诉了,但事情远非人们所想的那样简单。面对第一次受挫,不愿善罢甘休的José María R. L。又开始第二次“出击”。

  “拉锯战”

  今年3月,在西班牙媒体上,一则有关“西班牙前合伙人控告奥伦塞两华商做阴阳账”的消息,又一次将“奥伦塞中西商人合伙失败案”拉回了人们的视线。

  据介绍,在第二次起诉中,被告除了两名中国合伙人Hamaio Ch。和Shengshegn Ch以外,还包括一名合伙华商的女儿Pin C.,以及前餐馆工作员工Manuela R. Á。和会计Jorge V. G.。José María R. L。这次指控说,拥有餐馆66%股份的两名华人合伙人,为逃避税收,利用他们所拥有的控制权,对前WOK餐馆的账目往来,记录“明、暗”两笔账,并且“暗账”还是用中文做的。如此,在实际经营中,华人伙同餐馆前会计,将55%的收入计入“明账”,而另外45%的收入则写入暗账。由于华人这种偷逃税收的做法,也让拥有33%餐馆股份的西班牙合伙人损失了5万欧元。

  对于第二次起诉,José María R. L。表示,除了要求中国人赔偿他的损失之外,法院还应以逃税罪和文件造假罪,判处两名华人5年有期徒刑。

  很明显,西班牙合伙人的第二次“出击”与第一次相比,要更有“力度”,并且其目的也很明确:就是用不同于第一次起诉的指控,来继续达到让华人赔偿和坐牢的目的。

  据西班牙媒体报道,对于西班牙合伙人的第二次指控,两名华人及新涉案人员的律师都予以否认。目前,奥伦塞市当地法院也正在审理这一新的起诉。

  眼看着José María R. L。不断打出“组合拳”,两名华人合伙人这边也采取了“以攻为守”的策略,继续坚持对西班牙合伙人“侵占、破坏餐馆资产”的指控。于是乎,在今年4月初,奥伦塞法院对这一“中西商人合伙失败案”的审理又出现了戏剧性的反转。频频出击,一直坐在原告席上的西班牙合伙人开始坐到了被告席上,而此前屡屡被告的两名中国人,这次则成了原告。

  4月3日,奥伦塞法院又开庭审理了华人控告西班牙合伙人一案。在指控中,两名华人合伙人起诉对方在WOK餐馆关门以后,擅自派三名工人,到餐馆内公然抢走了双方共有的资产,包括发电机组、灯具,甚至包括水电装置,如电线、管道等等。不仅如此,在拆卸过程中,还损坏了店内的墙壁和隔板,造成的经济损失高达5万欧元。由此,华人要求前西班牙合伙人予以赔偿,并承担刑事责任。

  据西班牙媒体报道,对于华人的指控,奥伦塞法院目前也正在审理。

  教训 

  随着旅西华人在经济上的不断发展,华人商家的经营规模也变得越来越大。由此,近年来“合伙投资开店”的创业形式已经越来越多地出现在旅西华人中。与此同时,华人里有关“合伙失败,以致龌龊不断”的现象也是时有发生。

  纵观相关合伙失败的案例,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当事人在合伙的时候,皆没有严格“守法”,没有认真地执行相关法律手续,明确相关权责。有的甚至连合同都没有,仅凭双方的口头商量就敢合伙投资。而等到后来问题发生以后,却已经悔之晚矣。例如在“奥伦塞中西商人合伙失败”这个案件中,从西班牙媒体的报道来看,双方就缺乏相关法律文件,以致合伙失败后相互指责。对于这一点,连法庭都指责西班牙合伙人在起诉时,拿不出双方依法签订的法律文书。

  不仅和西班牙商人合伙是这样,华人之间在合伙时也更要把“丑话”说在前头,履行相关的法律手续,不能因亲朋关系,不好意思明确相互的责、权、利,否则将会给表面一团和气的合伙留下无尽的后患,以致最后反目成仇。 

  在这个世界上,最善变,同时也最难揣测的就是人心。有时即使合伙人当时是真诚的,但由于世间万物世事难料,我们很难保证其以后是否会发生变化。所以大家在合伙中必须要依法办事,这是任何亲朋关系都代替不了的。只有这样,合伙才能有成功的基础和保证,才能避免任何隐患和问题,而也只有在合伙时严格的“守法”,才能在合伙出现问题以后,可以有效地进行处理,维护好当事人的权益。

[编辑:页丛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