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http://yellowpage.elmandarin.es/2015/04/%E6%8E%A2%E7%B4%A2%E6%97%85%E8%A1%8C%E7%A4%BE/
阳光商旅http://yellowpage.elmandarin.es/2015/05/%E9%98%B3%E5%85%89%E5%9B%BD%E6%97%85/
君安旅行社

这大选结果,等于没选啊?!

2019年04月29日 04:30 来源:欧华报


/

  提要:西班牙进行了第一轮首相大选,但并没有给西班牙带来新的希望。混乱的政局并不妨碍西班牙成为一个欢乐的国家,在我们为不靠谱的政客发愁的时候,我们似乎对错了焦点,无视了每日浸泡在我们身边的西班牙式欢乐。到底是什么一直吸引着我们不愿离开这个看起来极度不靠谱的政治经济破落国?

  攥写此文时,离西班牙大选还有三天,虽然无法穿越到未来看到大选结果,但结果应该在意料之中。左派的Psoe社工党的得票率比民意调查略高,成为所有政党中得票率第一大党。同为左派的我们能党的得票率比民意略差,两个左派政党加起来的票数没有过半。右派政党中,人民党的得票率比民意调查略低,市民党的得票率与民意调查相差无几,但VOX党的得票率比民意调查要高。巴斯克和加泰罗尼亚独立党派的得票率比民意调查要高。右派联合组建政府的可能性上升,最主要的障碍在如何解决加泰罗尼亚独立问题。

  第一轮组建政府的谈判在于左派两党是否可以成功说服巴斯克和加泰罗尼亚独立党派,组成联合政府。不过,傲娇的加泰罗尼亚独立党派并不信任左派社工党,因为桑切斯在8个月的执政期间,并没有兑现他对加泰的承诺。可是,独立党派毕竟势单力薄,不支持左派政府,更不能和右派联合。独立党派最终还是要向左派社工党投怀送抱的,只是在这种组建政府的关键时刻,要挟社工党,多要点口头保证。

  要组建政府必须有第二轮大选,独立党派扭扭捏捏地屈从了左派社工党。社工党最终上台的可能性比较大,也比较符合目前的民意。虽然西班牙社会集体右转得厉害,但西班牙人似乎特别害怕社会右转。但苦于左派政府治国无方,实在非常难以选择。

  对于西班牙选民来讲,这次选举,是选人畜无害的草包政党?还是选有利可图的恶魔政党?在平安和利益面前,西班牙人的选择似乎并不难预测,毕竟西班牙人不太会考虑长远利益,更重视当下的快乐。而最重要的是:西班牙大选真的无足轻重。

  对于西班牙这个国家,我们长居于此的华人,有一种难以割舍的感情。这种感情包含着恨铁不成钢的愤懑,这一不满情绪主要还是来自西班牙的政治局面。但就如笔者一直强调的,我们不能以中国的国情来审视西班牙的政治,因为容易放大了西班牙政治对整个西班牙社会的影响。

  比如剑拔弩张的四党电视辩论,应该算是首相大选的高潮了。连续两天在两个电视频道的辩论,也成为西班牙人戏谑的娱乐高潮。不仅四党领导人没有表现出政客应有的四两拨千斤的沉着气度,反而像是四个为了争夺小情人的撕逼大战。话题深度让人尴尬,而观点表达更是像菜市场的互相拆台。

  由于辩论这两天,刚好是圣周+圣乔治节+世界图书日。圣周的肃穆气氛,不合适拿来开玩笑,但圣乔治这个传说故事可发挥空间却很大。

  Sant Jordi圣乔治节被誉为加泰罗尼亚情人节,整个加泰罗尼亚满街满城都被书和玫瑰装点,而圣乔治屠龙的故事,也是加泰罗尼亚的经典传说。虽然圣乔治日并不只是加泰罗尼亚独有,阿拉贡地区的这一天也是圣乔治日。但是,twitter的网友却发起了以加泰罗尼亚文化为主“戏谑”反主流话题:#SantJordiChallenge (圣乔治挑战)。

  有安达卢西亚的推友发推文说:谁说只有加泰罗尼亚才教授加泰语?安达卢西亚也可以教授加泰语!这位推友还在自己教室黑板上写上了根据安达卢西亚口音改造的加泰语词汇。

  在加利西亚地区,则有人把圣乔治屠龙的故事进行了重新演绎,把人民党画成恶龙,公主是新晋极右的VOX党,当社工党圣乔治骑着白马前来救驾的时候,惊讶地发现,原来公主是计划和恶龙私奔的!这张政治讽刺漫画获得了一万多点赞。对于西班牙地区的用户来说,已经是相当高的点赞量了。

  在西班牙社交网络上,民主左派的势力明显占了上风。毕竟年轻人都容易冲动,更喜欢跟风追随变革。当VOX党强势崛起的时候,最先站出来反抗的就是西班牙的同志群体。同志群体在Facebook,Instagram,twitter上自发造势抵制极端保守右派政党。

  对于控制非法移民重建西班牙民族信心这种极端言论,很容易让人联想到纳粹的种族清洗政策,对于一部分极端保守的西班牙人来说,对于那些深受国际游客之苦的旅游城市居民来说,的确有一定的蛊惑力。就像中国网络上,只要是宣扬大中华民族情绪的,只要是涉及到排华的内容,都有非常高的传播度和分享度。煽动民族情绪是网络时代最廉价也是性价比最高的营销手段。这种做法虽然很没品,但非常符合网络时代的传播规律。

  4年前,最火的政党是极左派,一大群西班牙社会底层低收入群体、无业游民、失业学生、老无可依的孤寡老人是这个政党的主要拥趸。4年之后,这群人总算明白,就凭一张嘴画出来的大饼,并不能充饥,要吃饱和暖,不能光靠一张嘴。

  当西班牙人明白我们能党不靠谱时,极端右派开始另外一个极端的忽悠:我们穷,是因为外地人抢走了我们的资源!我们西班牙需要重新回到世界强国之林!重构一个有实力有影响力的西班牙民族!这个言论,刚好给一大部分生活不如意的人嫁祸于人的机会,让移民,让外国人,让游客来给自己的悲惨生活背锅。

  帮你嫁祸于人,把你的落魄让别人背锅,这也是最容易煽动情绪的切入点。批判的力量,就在于能够踩到每个人的痛点。只有感受到和你一样切身之痛的人,才能和你坚定地站在一起。从政党立纲的角度来看,VOX和我们能党用的是同一套方法。都是通过刺痛你的伤疤,让你意识到你的生活是多么地不幸福,如果你让我上台,我就彻底改变你的现状,让你从一贫如洗直接进入小康生活。

  具体怎么实现,是我们政党的秘密,你得先选我,给我投票!

  左派四年,右派四年,忽悠了左耳,忽悠右耳,普通选民手里一票,今年这家,明年那家,这样的政治,无聊不无聊?!

  不管是否无聊,西班牙人是不会觉得无聊的。活跃在网络上的西班牙键盘侠们,其实并不关心谁会当选,他们只关心政客会有多少出丑的瞬间,可以从竞选活动中创造出多少搞笑的段子。极具娱乐精神的西班牙人,或许会脑热跟风投出自己的一票。大选结果出来,有人失落有人窃喜,这种情绪也就只持续两三天。热热闹闹的大选季结束,就像圣乔治节结束,该收摊的收摊,该下架的下架,地上留下的是无数散落的玫瑰叶子和残缺的花瓣。

  生活还会继续,不管哪个政党上台。生活总会好起来,不管我们在经济危机哪个阶段。这种乐观,流淌在西班牙人血液中。有了这种乐观,手里的一张选票,其实无足轻重;谁上台执政,西班牙也不会伤筋动骨。毕竟,西班牙社会,是靠经济力量支撑着,政治嘛,和举办个同性恋大游行选一个最美异装皇后有区别吗?

[编辑:页丛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