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http://yellowpage.elmandarin.es/2015/04/%E6%8E%A2%E7%B4%A2%E6%97%85%E8%A1%8C%E7%A4%BE/
阳光商旅http://yellowpage.elmandarin.es/2015/05/%E9%98%B3%E5%85%89%E5%9B%BD%E6%97%85/
君安旅行社

漫威英雄来拯救西班牙政治了!

2019年05月10日 06:55 来源:欧华报


/

提要:西班牙政治的存在感极低,首相大选的热度还没有同步上映的漫威英雄电影《复仇者联盟4》的热度高。西班牙政治需要英雄,漫威宇宙中的英雄对照着西班牙社会,在价值观和英雄诉求上,西班牙可以从漫威宇宙中借用哪些神奇元素重启西班牙这个社会?

英雄,对于现实生活和社会政治,到底有着怎么样的影响力和号召力?西班牙当下羸弱的政治状态,是否需要一个超级英雄来拯救?笔者一时兴起,结合着《复仇者联盟4》中的英雄观,来分析西班牙社会和政坛,到底缺少了哪种英雄特质?

漫威英雄电影《复仇者联盟4:终极之战》给漫威宇宙第三阶段“无限传奇”画上了一个句号,刷新了诸多票房纪录。在赚得盘满钵满的同时,开启新的多维英雄时代。这十年,漫威从漫画、电影、电视剧多个媒体平台,通过打造诸多超级英雄,构建起了一个庞大的漫威宇宙,实现了“架空世界”,构建“共同世界”的目标。漫威用“超级英雄”,重构了“美国梦”。

回顾漫威超级英雄电影的十年,时代伊始是2008年的《钢铁侠》。那是漫威最窘迫的阶段,低预算的《钢铁侠》是漫威孤注一掷的最后一根稻草。受到预算限制,请不起一线演员,只能请当时生活作风上颇受争议的小罗伯特唐尼。风流成性还吸毒,不仅是钢铁侠这位超级英雄的人格“特点”,也是小罗伯特唐尼这名演员的“污点”。但恰是“污点”和“缺陷”,让坐拥亿万资产军火研发集团的总裁“钢铁侠”拥有了更立体饱满的“人格”。

让一个和我们一样的肉体凡胎通过科技可以上天入地一飞冲天,还可能是世界最强战争机器,这符合“美国梦”的价值设定。但《钢铁侠》并没有停留在塑造美国梦的层面,而是深入到美国社会、美国制度和人格塑造以及人物成长之上。最迷人的就是这个成长。不是你立了一个标杆Flag,就一直往上走。这样太假不真实。西班牙的极左和极右,就犯了这个“不够真实”的毛病。

当我们看到一部典型的美国大片时,剧情走向我们基本上都可以猜出来。这类特效惊艳故事空洞的大片,就是西班牙极左极右政客的套路。西班牙人盼望英雄吗?盼望!极左派我们能党四年前是西班牙低收入群体的“超级英雄”,他们许诺可以让西班牙所有低收入群体过上有最低保障的小康生活。我们能党自己都只是穿着Alcampo超市廉价衬衣的人,这个打扮可以代表一个群体,却不意味着你有能力让这个群体走出困境。如果钢铁侠不是一个亿万资产军火研发集团的总裁,他会有财力、物力、脑力和技术来完成钢铁侠盔甲的研发吗?

超级英雄,是给普通人仰望的。具备了超能力,才可以拯救普通人。极左的我们能党通过舆论把自己封为西班牙低收入群体的“超级英雄”,但他们既没有资金实力、也没有一套有效可行的“脱困方案”。我们能党这种缺少“周边软硬件配套”的自封英雄,就像那些被编剧设定为全能英雄的商业烂片一样,一开场就是毫无缺点无所不能的英雄,说到底就是编剧缺少认识深度的空洞幻想。这类故事空洞的商业片,网上免费下载都懒得看,更别提花钱进影院了。西班牙选民经过三年的“观察”之后,总算发现了我们能党这个“英雄设定”缺少“周边配套”的支撑,是一个失败的设定,不会有续集,更不会有未来。

时下取代了我们能党的极右VOX声音党,使用同样的招数:开场五分钟,完美全能英雄角色就已经设定好了。他们要让西班牙找回当年的荣光,实现新时代的“西班牙梦”。

实现“西班牙梦”就是驱逐你假想出来的各种敌人吗?这就像美国“僵尸片”。整个世界到处是僵尸,只有主角带领着三四个弱鸡队友杀出重围。这是塑造英雄最廉价的方式,为了全人类,带领着三四个人杀出重围。既不需要考虑探索人性,也不需要平衡团队冲突。Vox声音党就把非法移民、同性恋者、堕胎者以及其他与西班牙传统价值观不符的所有群体“设定为行尸走肉”,声音党将带领着少数血统纯正的西班牙人杀出重围!

高明的电影并不会这样设定,漫威电影中的英雄都有各自的缺点,但这个宇宙中不会只有一个超级英雄。超级英雄之间也有正邪,也有局限,也有制约,如果突破个人局限,如何打破僵局,如何战胜邪恶,才是真正吸引观众的情节。否则,整部电影就一句话:这位无所不能的超级英雄,成功拯救了全人类!全剧终!这样会有观众吗?

在漫威电影中,即便是人类神话系统中至高无上的力量持有者“天神”,也是有其制约力量。北欧神话众神之父奥丁也会死亡,雷神的锤子也不是无所不能。神的居所也只是多重宇宙中的一重,他们的力量比人类强,却也在整个宇宙法则的约束之内。对“力量边界”的设定,才能让观众在电影中映照自己的现实,从而与超级英雄产生感情上的共鸣。

漫威超级英雄中的两大主角:钢铁侠和美国队长,拥有更多人格缺陷和个人缺点的钢铁侠,比完全符合主流价值观的美国队长,拥有更多的粉丝,更重要的是与观众有更多的情感联系。这种情感联系,就是一个电影人物对观众的影响力。《复联4》牺牲钢铁侠所赚取的眼泪,绝对比牺牲美国队长要多。如果牺牲的是美国队长,观众不会难过,只会觉得可惜。

美国政治家很精于这一套。在当下崇拜英雄的主流价值观中,英雄与普通人之间的连接就是通过英雄身上的缺点,但这种缺点又是诸多环境因素作用在英雄身上产生的,并不是人物本身的恶劣本性。美国现任总统特朗普,口无遮拦的特点,不符合外交礼仪,更不像一个总统该有的样子。但特朗普总统的人物个性,却异常的饱满鲜明。正如当年笑话频出的小布什总统。这样缺点明显的总统,却可以在关键历史时刻,“任性”地扭转局面。

反观西班牙几个政党的政客,个人魅力在哪里?看不出啥缺点,也没有特别突出的优点。除了我们能党那种屌丝一怂到底的风格比较容易引起不适观感之外,其他正儿八经的政客,无论是左派还是右派,真没啥特点可言。反而是加泰罗尼亚的ERC共和党第二把手Rufian,以犀利却不失风度的语言风格,在诸多平庸政客中独树一帜。这也给ERC共和党在新的大选中加分不少。在4月28日的国家议会大选中,加泰罗尼亚地区最大的赢家就是ERC共和党。

漫威英雄没有绝对的正邪之分,企图抹去整个宇宙一半生命的灭霸,其目的是也让超负荷的宇宙生态恢复平衡。这是一种不带人情温度的“大爱”,灭霸消灭宇宙一半生命,不为自己的一己私欲,也不是权力欲望膨胀,只是一种“关照全宇宙的情怀”。在实现了自己计划,当宇宙中一半生命灰飞烟灭之后,他隐居到一个孤独的星球上,自己摘菜,自己做饭,一个人看日出。灭霸作为最大的反派,他只是在接受自己的“天命”。

对生命,对时间的超然理解,让英雄们都背负了各自的使命感。雷神穿越回到自己母亲被杀害的那一天,神母却超然地告诉雷神:你是来改变你的未来的,不是来改变我的未来的。神母坦然接受自己死期将至的宿命,把从未来穿越回来的雷神,在“过去的时间点”上,送还他未来的使命。这种极具个性的使命感,就是漫威英雄可以拥有各自独立电影的基础。西班牙政党所缺少的,正是这种基于自身性格特点的使命感。

西班牙不同政党代表不同的社会阶层和群体,他们的执政纲领会有偏向。但政党的个性体现在那些他们坚决反对抵制的群体势力之中。比如VOX的反对非法移民,比如市民党反对贪污腐败。敌视一个群体,并不能解决这个群体带来的社会问题。他们所缺少恰恰是扶持正能量的使命感。大量非法移民扰乱社会治安,你的使命不是赶走这些非法移民,而是如何让西班牙的移民不再生活在非法的灰色地带。

非主流政党可以通过“煽动”“鼓动”来造势获得一定的“标签”,而人民党和社工党这两大老牌主流政党,他们各自的使命是什么?建设一个更好的西班牙吗?

可能成为执政党的政党领袖,是西班牙人改变现状的希望,他们有机会成为“超级英雄”。可惜,西班牙政客并不知道“英雄”如何和普通人的连接。导致西班牙政党营销,总像一场低预算的劣质商业电影,花了钱,还让观众难受。


[编辑:页丛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