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青岛

他的画穿越老青岛75载旧时光


美术教育家郭士奇

美术教育家郭士奇

  近日,在位于太平路11号的青岛文化研究院文献展厅,一场名为“淡彩人生·郭士奇艺术文献展”的展览,让人们重新记起那位一生淡泊却又充满生趣的逝者——郭士奇。

  对于青岛的史家而言,郭士奇(1914-2002)的艺术生涯提供了一条清晰的青岛早期美术史研究线索:上世纪30年代,他几乎代表了青岛漫画和插画创作的最高水平。他在抗战胜利后连续推出的《阿Q正传》、《水浒传插图》和《木兰从军插图》,得到徐悲鸿和丰子恺两位大家的褒扬,并将他与著名漫画家丁聪媲美,称之为“中国黑白画之杰”……

  而今,他与他的几近被遗忘的青岛民国美术往事,重被提及,却不是因为这些难以企及的创作“高峰”,而是源于他的800余幅硬笔淡彩小品。那是他历时75年不间断的私人日记,更是他留给这座城市的不可替代的珍贵文化遗产。

画在学生作业本背面的城市变迁

  青岛文化研究院展厅,集结了诸多来自青岛各界的老先生,他们都曾是郭老的学生。从1945年到1972年,郭士奇一直在青岛一中任教,比及曾经的专业辉煌与喧嚣,他似乎更享受教书育人所带来的成就感,和那些源于日常的平静的生活趣味。这些便都流露于展览中用简洁明快的线条和淡彩勾勒的场景中。

后海浅桥
后海浅桥

  郭士奇800余幅淡彩作品中的69幅,构成了展览的主线。郭明华重新整理和挑选父亲的这些作品时才发现,绝大多数创作都是画在已经用过的学生图画本的背面的,连图画本的封皮都用上了。从1927年直至2002年去世前的两个月,郭士奇创作了大量青岛题材的硬笔淡彩画,他将这些创作贴在大的图画本中,并十分认真细致地区分了类别:崂山、公园、街道、旅行……时常翻阅,便加入一些当下的思绪,郭士奇乐在其中。

  这些看似随性琐碎的日记式画作,最初或许是出自作者的自娱自乐,经过75年的沉淀累积,如今已然变得无比厚重,也带给了正在对青岛美术史进行挖掘和整理的青岛文化研究院特别的惊喜。

他曾是青岛美术的实力派推动者

  在老青岛一中学生们的记忆中,郭士奇似乎总与《阿Q正传》和徐悲鸿有关。青岛美术史研究者臧杰曾经采访过郭老的学生,其中包括他的得意弟子,青岛著名的雕塑家徐立忠。展览中就有徐为老师画的一幅人物速写。

  1946年,郭士奇为《阿Q正传》创作了插画集,寄呈刚刚执掌北平艺专的徐悲鸿指教,徐悲鸿作短文以资鼓励,称之“人物生动,结构严正,表情精到”。两年后,郭士奇又创作了《木兰从军》,丰子恺欣然题词鼓励,“郭士奇君写木兰从军笔法酷似日本蕗谷虹儿及欧洲的比亚斯莱,可谓中国黑白画之杰出者。”然而,1914年出生于医学之家的郭士奇,并未接受过完备的美术教育。他9岁随父亲调职胶济铁路青岛分局来青,入台西镇小学学习。13岁自学中医的同时,广泛阅读中外艺术史,并自学水彩风景写生。在这一年创作了自己的第一幅水彩作品《雪后观象山》。之后,他考入胶济铁路中学,此时方展露绘画天赋,受教于美术教师、著名画家孙沾群。也就是这一年,他赴上海拜访徐悲鸿,并收获了先生赠予的法国油画颜料。那次拜访对于15岁少年的影响日后得以显现,他成为青岛本土美术发展的有力推动者之一。

观象山之秋
观象山之秋

  上世纪30年代,他与好友李劫夫一起,在当时的民政教育馆成立艺术研究会。1936年,由鲁少飞、叶浅予、张光宇等人发起的全国首届漫画展览会在上海举行,展出作品六百余幅,李劫夫和郭士奇成为了青岛仅有的入选者。

  1948年,郭士奇应青岛中国美术业余学校校长宫滨汀聘请,出任西画讲师,兼职教授水彩画。转过年来,他应青岛市人民政府之邀,与著名画家吕品、赵仲玉等五人共同商讨成立青岛市美术工作协会筹备委员会,也就是现在的青岛市美术家协会的前身。

  在上世纪70年代,退休后的郭士奇又与青岛著名画家赫保真、任光庭、王维尧等七人,在青岛兰山路1号成立了青岛市国画研究会,创作了一生为数不多的巨幅中国画《跃进桥新貌》,并入选山东美展。

  而此时他人生的最大乐趣,早已不是巨制的命题“作业”,而是与他所生活的城市最贴近的风景。

把美术创作当做业余爱好,自娱自乐最好

  每次出门,郭士奇总是随身带着笔纸。在郭明华的记忆中,父亲就算是去参加运动会,也会在场边悠然入画。这也成为他对自己学生的要求。“父亲曾对他的学生说,画家脑子不能太空,一生要带着画笔。”郭士奇建议学生们即便不从事专业创作,把美术创作当做业余爱好,自娱自乐也是最好的。

  郭明华说,父亲一生除了画画,最大的爱好就是运动,项目只有三项:游泳、散步和爬山。在郭明华心目中,父亲无疑是一位自学的天才,他自学外语,坚持读原版书;他自学中医和西医,甚至专攻人体解剖学;他自学数学,还曾经为中学数学老师培训过机械制图课程,讲义是他自己编写的。“他说,‘我认为,学习是自己的事儿,所以我只看自己感兴趣的书。’”至今,郭明华的家中还保留着父亲那一书橱的医书。

久赛马场
久赛马场

  在文化研究院的孙堃看来,郭士奇老先生无疑有着极其高明的人生哲学。郭士奇最早的职业是漫画记者,所以,他的社会交往特别多,三教九流都有,而在如此复杂的情境中,他却能独善其身。闻听此言,郭明华一笑,他说,父亲之所以能够独善其身,只源于他看淡名利,一生都不曾为自己寻求任何利益,而只有对画画的热爱。甚至他对于孩子们的期许也极其简单:那就是去海里畅游。(李魏)

[编辑:仇迎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