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
今日青岛

德国“老乡”的青岛往事


/

  10月21日晚,德国波恩大学地理学院教授威廉·马察特博士(Prof.Dr.Wilhlem Matzat)在波恩去世,两天后,远隔重洋的中国青岛,本土文史学人自发聚集,送别这位德国老人,他们亲切地称他——“青岛人马维立”。

  在威廉·马察特教授的德国护照上,出生地一栏是Tsingtau(青岛),马维立是他的中文名字,注定了他与青岛千丝万缕的联系。

  故乡青岛从未忘记(小题)

  1930年10月19日,马维立出生于青岛,他在青岛和即墨度过了童年与少年时代。

  1922年,马维立父母受德国信义会委派,到青岛即墨主持教会工作。三年后,1925年,因国内经济衰落,德国将即墨信义会转给了美国的同宗教会管理,马维立等德国人变为普通的传教士。

  1930年,也就是马维立出生的这一年,父亲去世,他和哥哥一直跟随母亲生活,直到1946年,母亲因交通意外故去,马维立与哥哥返回德国。

  后来,马维立成长为威廉·马察特教授,他出版了一系列有关青岛的著作,其中,《单威廉与青岛土地法》先在中国台湾出版中文版,2010年,青岛出版社将该书在大陆出版。

  1978年,马维立在中国国门重开的第一时间回到青岛,与妻儿共同寻找儿时的生活印记。此后至2008年,他几乎每隔一两年就会返回青岛。

  2005年,来青岛的马维立前往即墨,寻找儿时的记忆,他向即墨市档案馆捐赠了德占青岛时期德人拍摄的部分即墨老照片,如今这些照片编选入《即墨古城照片档案》一书。

  2007年前后,马维立的身体已不适宜做长途旅行。即使这样,“青岛人马维立”也不能停止对青岛的关注。他时常电邮青岛的朋友,对今天青岛的发展异常关切,青岛研史者王栋告诉记者,2008年北京奥运会之前,马维立教授曾问他青岛火车站改造的情况,还多次询问青岛中德生态园建设进展情况。

  帮助青岛人查找确切的历史答案(小题)

  退休后,马维立将全部精力投入到对青岛历史的研究。2003年,王栋与马维立教授相识。令王栋没有想到的是,在此后的14年里,俩人成了名副其实的“忘年交”。

  在无数次的交流中,马维立对这座城市发自内心的挚爱和对过往如数家珍的渊博了解,让王栋这个生于斯长于斯的青岛人除了钦佩,更为之感动。

  王栋说,马维立教授对青岛最大的贡献在于,他可以无私、无偿地尽其所能,用他所掌握的知识储备和收藏的众多史料,对这座城市许多经年未决的历史错误进行勘误澄清,让历史回归清源正本的真实面目。可以说,这些年来,青岛文史研究者在青岛早期文史研究方面取得的进展和成果,很大一部分要归功于马维立教授。

  学者李明曾在一次简短拜会时,将自己的一本著述《画说青岛老建筑》送给老人。马维立表示,回到德国会认真看。鉴于老人对汉语的生疏,李明当时更愿意相信这是老教授的客气。不想,没过多久老人就发来消息,一番称许后,直言纠错(包括不确定的记述)。“单是看马维立老人纠正错误的信,并进行核对,我就花了3个小时。而29处错误中,有17处以上是此前我们完全不知道的。”李明说。

  马维立教授的长子Mathias Matzat先生说:“父亲用他对青岛的深深了解去帮助那些希望知晓答案的人们,这也是他最大的乐趣。同时,也让他在生前,特别是人生最后十几年的岁月中始终保持忙碌与活跃。”此言不虚。

  青岛的生活细节年老时依然清晰(小题)

  2005年,一位居住在波恩的青岛人在《青岛日报》发表署名文章,这位名叫克里斯蒂娜的女士专程拜访了马维立在波恩的家,发现有关青岛的书籍整整一面书架。那一次,老人很开心。对于曾经16年的青岛生活,更是记忆犹新,诸多细节令人无比震撼。

  1922年,马维立一家住即墨时,家里有一管家兼厨师,叫侯德光。2005年,王栋曾陪同马维立去看望了住在青岛小港一带侯家的后人。平日里,他们吃的都是自己做的面包,但是一周里准有一次中餐:馒头、窝窝头、豆芽、龙口粉丝,还有炒土豆片。那时候,家里有一台美国造的机器,专门用来切土豆片。这台机器一直被侯德光的家人保存至今。有意思的是,马维立爱吃韭菜馅的饺子。他常和别的孩子比赛,看谁吃的饺子最多。

  1945年二战结束之后,马维立所在的德文学校被要求必须开设中文课。在这一年的时间里,他一共学了241个生字。过去70年,他还记得其中的一半。

  青岛的海给马维立留下了美好的回忆。夏天的时候,妈妈和从德国来青岛探亲的舅舅带他们到“一浴”洗海澡。从1938年到1945年,马维立一家搬了四次家,从今天的龙山路14号、济阳路6号、观海一路23号到福山路,住过的街名到老都还记得一清二楚。

  回到德国的马维立自己创建了一个小型出版社,专门出版有关青岛和山东的书籍。他还为一些曾经在青岛生活、居住,并为青岛发展作出过贡献的德国人编写了传记。这或许就是他所说的,“中国—山东—青岛”是围绕他一生的话题。

  王栋说,对于马维立教授来说,离去或许也是解脱和释然,他终于又可以回到一生挚爱、魂牵梦萦的青岛,回到长眠于此的父母身边,回到他那些儿时玩伴和美好的记忆里……

  (李魏)   


[编辑:仇迎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