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
中国新闻

这些上海医生厉害了!在人体中“作恶”的霉菌竟能用来画画!


同仁医院检验科贾亦斐和孙晴的作品。新民晚报融媒体

同仁医院检验科贾亦斐和孙晴的作品。新民晚报融媒体 李若楠 摄

新民晚报融媒体(李若楠 陈炅玮)在人体中作恶的霉菌,竟然也有多彩的一面。在检验科医生的妙手下,霉菌化身颜料,培养皿作画布,一幅幅生动的画作诞生了,让人感叹原来医学中蕴含着如此的神奇与惊艳。

雪人、雪花、音符……在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同仁医院检验科,贾亦斐医生演示了用霉菌作画的过程。

先将培养皿翻转过来,用马克笔在底部勾勒出作画的线条;

第二步是在培养皿上,用检验时用的细针、圆环作画笔蘸取霉菌,描摹已有的线条,或是在空白处涂抹;

画完之后,将培养皿放进恒温箱孵育,一般24小时即可显色,48小时后颜色更好看了。

用霉菌显色作画,原理与为患者标本做检验是一样的。

霉菌经过培育之后可以显色。不同的霉菌,显示出的颜色都不同。我们平时就是根据颜色来初步判断病人感染了哪种霉菌。

检验科主管技师孙晴举例说,绿色是白色念珠菌,紫色是光滑念珠菌,粉色是克柔念珠菌,蓝灰色则是热带念珠菌。而作画时这些就被用来表现绿树、葡萄、花朵、湖水……

相比日常做检验时的简单涂抹,用霉菌画画在尝试之初技术难度不小。比如蘸取的量就有讲究,蘸多了显色不利落,蘸少了显色不饱满。

一开始的时候不太理想,有了经验第二次、第三次就基本能把握度了。

在贾亦斐看来,用霉菌作画很好玩,对平时枯燥乏味的检验工作是一种调剂。

在显微镜下,很多菌的形态很美,之前听说有人会利用这些形态来画画,用显色效果也很有创意。

 

 

据介绍,几位检验科医生的画作都参加了由上海检验学会微生物学组举办的微生物显色培养艺术大赛。该大赛旨在使微生物世界的美更加绽放,同时能为广大微生物临床、科研工作者的工作增添乐趣。

 

 

 

[编辑:页丛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