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
欧华时评

2017,拉霍伊返老还童了!


/

  提要:站在2018年的起点回看2017,西班牙政坛真的是毫无起色。2016年,西班牙政党用10个月的时间,选出一个政府。2017年,西班牙政府用一年的时间,也没能解决加泰独立问题。2018年,会是2017年的重复吗?

  2016年,西班牙两次大选都没能选出一个政府。10个月的政府空窗期,经济学家们都急死了。留守政府没有决策权,不管是紧缩措施还是宽松政策,无法预计。最终,留守政府拉霍伊以相对多数上台,成功连任,恢复了之前的政府——10个月的折腾,最终还是和大选之前一样。2017年的政坛,没有比2016年更进步。反而让本就槽点无数的西班牙政府颜面尽失。

  2017西班牙政局的关键词是:加泰罗尼亚独立!

  通过梳理加泰罗尼亚独立事件,就可以反应出西班牙政党在全国影响力的变化。

  两年前,2015年年底,整个加泰罗尼亚都在等待首相选举的结果。现任首相拉霍伊领导的PP人民党无法获得绝大多数议席,还被新晋的Podemos我们能党搅局,一直无法组建政府。这个时候的加泰罗尼亚,等不了了!前任加泰大区主席马斯逊位,把政党领袖和大区主席的位子让给了普伊格蒙特。在2016年西班牙中央级政党忙着谈判组建新政府的时候,加泰罗尼亚这边在普伊格蒙特的组织下,开始真刀真枪的准备2017年的“独立公投”。

  马德里几个政党用10个月时间,最终把首相的位子还给了PP人民党的拉霍伊。中央政府的政党格局不再是两党独大。新晋的Podemos我们能党和C’S市民党在西班牙国会占有的席位,拥有足够的话语权。

  如果说2016年,是新晋政党Podemos最春风得意的一年,那2017年,就是C’S市民党蜕变升华的一年。PP政党依然是千年僵尸保守右派,PSOE社工党则在窘迫的夹击困境中努力刷着存在感。

  靠忽悠卖口水起家的Podemos我们能党,失去了“大选”这个舞台,没有那么多机会公开指责其他政党的不足之处。作为在野党,虚浮的口号和不切实际的政见遭遇“审美疲劳”,选民开始“反应疲软”。“打土豪分田地”这些让人激动的口号,听了两年多了,能来点新的创意吗?既然你选择了做一个段子手,就不能一个段子吃一辈子啊!

  2017年,Podemos我们能党乏善可陈,在情理之中。

  比Podemos艰难地刷着存在感更悲催的,是坐拥百年历史的PSOE社工党。当年换一个高富帅出来,形象让人眼前一亮。时间久了,这个高富帅只会不停的找镜头,给镜头一个最上镜角度。“我不是明星谁是明星”的“表演”,实在让人迷惑——呃?社工党的观点是啥?纯粹就是一个和事佬吗?

  拜托,西班牙政坛乱得像一锅色相极差的腊八粥,需要一个具有领导力的政党,而不是只会两边讨好的和事佬。2017年,社工党当了一整年的和事佬,存在感比2016年更低了。

  真正有实际行动的,是两大保守党派:PP人民党和C’S市民党。

  “保守”和“专制”,是PP人民党的特色。2015年如此,2016年如此,2017年也如此。无论是对欧洲央行的紧缩政策的拥护,还是对国内左派激进行为的“冷处理”,一直都是如此。只要是人民党在位,不管是什么经济环境,不管是什么年代,都会如2017年的策略一样。

  有人把PP人民党处理加泰独立问题的专断态度,类比成独裁者弗朗哥。

  弗朗哥对加泰罗尼亚就是专断强权控制,不仅独立没得谈,连说加泰语都不行!几乎是从语言文化上,斩断了加泰文化的根基。这才有了新民主时代的“加泰语言文化恢复运动”。

  每个时代有自己的历史背景,弗朗哥牺牲加泰地区的利益,换取一个高压之下的统一和稳定,在那个特定的时代里,有一定的积极作用。

  首相拉霍伊在处理加泰问题上,把一个中央政府和地方财政预算分配问题,升级成一个政治问题,最后“升华”到国家统一与主权完整的“公民道德问题”。整个2017年,拉霍伊都忙着把加泰矛盾升级放大。

  从一直不对话,把加泰独立政党逼上梁山。当独立政党决定举行独立公投时,拉霍伊调动警力,企图通过强制性手段制止这场公投。公投最终还是在各种冲突中完成了。此时,投票的结果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拉霍伊履行了他作为国家首相的义务,加泰独立党派也兑现了带领大家朝独立建国迈进的承诺——双方矛盾公开化。

  在矛盾公开之前,巴塞遭遇了一次恐怖袭击。国王和首相拉霍伊不得不到巴塞,参加反恐大游行。非常尴尬地和加泰大区主席站在一起。恐袭并没有缓解双方的矛盾。恐袭的短暂悲伤过去,加泰再次摇旗了独立大旗。

  加泰大区主席普伊格蒙特在公投结束之后,仍然寄希望于拉霍伊会突然改变态度。

  拉霍伊不需要改变态度,中央政府已经成功地把加泰独立党派塑造成“分裂分子”,引起了全西班牙人民的公愤,也封住了国际上有心支持加泰政客的嘴。即便是大嘴巴美国总统特朗普,也只能含沙射影地暗示拉霍伊失去对大局的控制力。

  加泰大区主席普伊格蒙特在拉霍伊坚决不谈判的态度下,只能选择“自杀”,单方面宣布加泰罗尼亚独立。这是拉霍伊一直在等的一句话!加泰大区只要正式宣布独立,就触犯了西班牙宪法第155条,中央政府就有可以解散加泰大区议会,接管加泰政府,重新进行大选,组建新的政府班子。

  法律和政治谋略,都如拉霍伊所愿,顺利推进。加泰大区主席外逃到比利时,副主席等主要领导人则被拘押待审。加泰罗尼亚地方大选也如期在12月21日进行。

  大选结果,并没有改变加泰罗尼亚的势力版图,却成就了C`S市民党。

  加泰大选结果是C’S市民党获得议会席位最多,成为加泰大区第一大党。也是加泰新民主历史上第一次,一个非独立党派获得最多议席。但这并不会改变加泰罗尼亚独立党派占据绝对优势的局面,C`S即便是第一大党,面对独立党派的联合,也无力组建新的政府。

  在2015年的加泰地方大选中,独立联盟获得62席,2017年独立联盟分成两个政党,两党一共获得66席。2015年,市民党25票,人民党11票,两党一共36票;2017年,市民党37,人民党3票,两党一共40票。人民党的选票全部“送”给了C’S市民党。成就了市民党,其实也成就了右派在加泰罗尼亚政坛的地位。虽然加泰政坛独立派和非独立派的政治版图没有改变,当PP党的“成人之美”给加泰政坛僵局一个“噱头”,一个希望。

  这就是西班牙2017年全国政局在票选上的反应。拉霍伊并没有妥善处理好加泰独立问题,反而刺激了社会对立。拉霍伊故意选一个工作日进行投票,也没有降低参与度,反而让投票参与率超过了80%。

  PSOE社工党和PODEMOS我们能党的支持率都有所下降。加泰人已经不再迷恋我们能党满嘴跑火车的“愿景”,正如西班牙全国人民对我们能党的态度一样。在有独立问题的加泰罗尼亚,独立势力增长了,同时,非独立势力中保守派PP人民党和C’S市民党也更强大了。

  无论是加泰人民,还是西班牙人民,对PP人民党“保守”“专制”“腐败”的刻板印象是难以改变的。与其拼死挣扎,还不如将力量转移到年轻的保守党派:C’S市民党。

  C’S市民党在加泰大选中坐收渔翁之利,也是PP人民党作为右派老大哥的新布局。这一布局,将影响到2018年的西班牙政坛走势。相比于除了一头撞死南墙之外只能再撞死一次的加泰独立党派,相比于文思枯竭的段子手我们能党,相比于找不到自己位置的POSE社工党,PP人民党的力量重新“投胎”到C`S市民党,这个玩法,是真正与时俱进了!期待右派在2018年玩出新花样。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