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
财经新闻

自住房与商住房业主上演拆墙修墙大战 房价差3倍半


/

又是龙湖,又是隔离墙!这次,斗争经验丰富的天璞自住房的业主,没找媒体也没找政府,在收房日直接把小区隔墙推倒了。不过,隔天,商住房的业主又把墙立了起来。一道两米高的铁栅栏,不仅是2万元/平方米的自住房和9万元/平方米的商品房之间的分割线,更是业主争夺小区资源的拉锯战线,是平等与公平之间的漫长博弈。其实,龙湖的隔离墙问题,早已经闹过一轮。区别是,上次是在丰台区,小区名字叫“玉璞”:玉璞家园交房近半年后,因为业主间斗争不休,北京市规划委员会丰台分局20173月对隔离带做出了违建的认定。

  2015年北京发布的《物业管理条例》,也明确要求建设单位不得通过增设围栏、绿植等方式,将同一个物业管理区域内的保障性住房与商品住房分割。

  那么,龙湖为什么要知法犯法,故意制造矛盾?说实话,这个锅开发商也不能全背。大家都心知肚明的是,2万和9万的楼盘本不该放在同一个小区,如果购房者付出高成本,理应享受优质小区公共服务。

  之所以让两者共处,是北京市自2013年底以来,在供地时要求商品房地块原地配建保障房,这就导致了一块土地上,出现了6倍的房价差价和近3倍的物业差价。

  按理说,小区里到底有没有墙,早在订立商品房买卖合同时,就该拿到台面上来谈。但政策的灰色地带,使得开发商含糊其词,为涨价及销售创造条件。

  随着越来越多配建保障房的楼盘交付,矛盾也越来越多。20176月中旬至7月底,政府在多次约谈了相关房企后,出台了初步指导意见:拆除隔离墙。不过,玉璞的那道墙,至今没有拆除迹象。所以天璞的业主才会跳过政府,自己动手,暴力强拆。

  拆除之后,就没有矛盾和麻烦了吗?各种意想不到的“后遗症”正在显现,比如商品房业主反对自住房业主使用小区体育设施、公共车位等;比如小区的戾气,导致更多的人拒绝缴纳物业费。

  用王小波的话说,假如有不平等,有两种方式可以拉平:一种是向上拉平,这是最好的,但实行起来有困难;另一种是向下拉平,比如砍光椰子树。

  把墙一推,平等是平等啦,但不是2万的变成了9万的,而是9万的变成了2万的,这公平吗?被拉低生活品质的商品房业主,怨气难平。更糟糕的是,这会使得更多人觊觎政策房,会有更多的权力之手伸向政策房,那么,穷人还能摇上号吗?

  这些争执,发生在北京东坝龙湖小区,也发生在我们这个充斥二元对立的社会。实体的墙和隐形的墙往往无处不在,不仅制造了矛盾,还阻碍社会发展,破墙是必然之举。正因为如此,政府才要求破除隔离墙,才取消了深圳的管理线,才搞了股权分置改革。

  不过,拆墙不仅需要勇气,更需要智慧和牺牲。比如搞了近十年的股权分置改革,最终是大股东拿出真金白银,流通股的小股东才能举手同意的。

  同样,小区矛盾也不是不可调和。如果开发商之前没有公示隔墙,当然要拿出好处安抚高价购房者,为均衡利益付出代价;如果合同早就写明分区管理,开发商则要按照规划做好公共设施的配建和管理。

  建墙,让底层互撕,只会把平等向下拉。拆墙,就得有智慧把2万的品质提升到9万。这是考验也是必然,须知参差多态,乃幸福之本,小区和谐也是如此。

 

[编辑:页丛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