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
欧华时评

西班牙政治死局解药:换小鲜肉


/

  提要:加泰大区议会律师团否决了外逃到比利时的前大区主席远程参选政府主席的资格,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政治新人,突然被选为加泰大区议会主席。加泰罗尼亚这种抑老扶新的政治玩法,是太随意不负责,还是一种无奈的选择?

  2017年最后一件大事,是加泰罗尼亚地方重新大选。2018年第一件大事,是加泰罗尼亚地方议会选举议会主席和政府。

  加泰罗尼亚人曾一门心思想还原议会被解散之前的政府,但是愿望是美好的,而现实总有太多无法预料的“不可能”。一个星期前,大家还在热烈讨论,是否可以通过网络视频,远程视频会议等方式,把远在比利时的前主席重新选为主席。企图用这种不合常规的方法,来讽刺西班牙中央政府的“民主暴行”。结果,加泰罗尼亚大区议会律师团,否决了这个方案。

  当然,加泰罗尼亚大区议会律师团,一直是在努力支持独立党派的。但我们不要忽视了一点:独立党派之间,并不完全是难兄难弟,他们彼此也是存在竞争关系的。

  前主席普伊格蒙特和前副主席永格拉斯,在12月21日地方大选中,就因为政见不合,本来是两党联合竞选的,后来各自为政。最终成就了非独立党派“市民党”第一次成为加泰罗尼亚第一大党。虽然没有改变加泰罗尼亚独立党派和非独立党派的政治势力格局,但市民党的突围,还是给反对独立的新闻媒体以无尽的话题。

  在普伊格蒙特带着自己政党的议员外逃到比利时后,永格拉斯所在的加泰罗尼亚共和党一度提议推选永格拉斯为新一任主席。后来,还是普伊格蒙特的独立联盟棋高一着,打着恢复原班政府结构的旗号,让永格拉斯自动成为副主席人选。

  普伊格蒙特和永格拉斯,虽然没有明显的矛盾,但初次合作之后,加泰共和党对独立联盟的表现不满意,早就另有谋划。

  加泰共和党的谋划结果之一,就是加泰大区议会选出第12届地方议会主席,是加泰共和党的小鲜肉:罗杰·多轮特(Roger Torrent)。

  上一任加泰大区议会主席,是一个“独立”政客,并不是加泰罗尼亚几大主流政党的成员。推选一位不隶属于任何主流政党的政客担任大区议会主席,表面看是出于公平的考量,实际上,反映出加泰独立党派内部的分歧——彼此暗中较劲,又没有一个可以碾压对方的实力,最终就只能推选一个“独立政客”为主席。

  这一次不一样了。加泰共和党没有示弱,利用了独立联盟一门心思想把普伊格蒙特推上政府主席的空档,把自己党内的年轻人推上议会主席之位。

  罗杰1979年7月19日出生,巨蟹座。这是加泰罗尼亚地方议会历史上最年轻的议会主席。之前是10届11届的议员。

  罗杰,巴塞罗那自治大学政治学科班生,1998年,读大学期间就成为加泰要罗尼亚共和党青年党成员。1999年,20岁的时候,就成为他出生的小镇 Sarriá de Ter的咨询官,8年之后,成为小镇镇长。2012年作为加泰共和党成员,被选为地方议会议员,2017年12月21日的大区议会选举中,他突然成了加泰共和党在Gerona的二号人物。

  罗杰所在的Sarrià de Ter小镇,面积4平方公里,2015年有5000居民。这个规模,放在中国就是一个村。即便在西班牙,也是小镇中的小镇。

  如果要论政绩,这位最年轻的议长,真的没啥特别之处。看一看他的履历,也没有出类拔萃惊为天人的事迹。

  为什么就这么横空出世了?

  加泰罗尼亚共和党ERC,是加泰大区议会最古老的政党。他们却有着最年轻的成员。加泰大区议会所有议员中,最年轻的两位议员分别是27岁和28岁,都是来自ERC共和党。

  写《太阳照常升起》的海明威,在西班牙内战的时候来西班牙参加国际纵队。国际纵队是共产国际成立的国际自愿者队伍,跑来支持西班牙第二共和国。西班牙第二共和国1931年4月14日成立,1936年爆发西班牙内战,1939年以弗朗哥建立军事独裁政府结束。就在建立第二共和国的时候,1931年,加泰罗尼亚也成立了左翼政党:Esquerra Republicana de Catalunya (加泰罗尼亚共和左翼党),简称ERC(加泰共和党)。

  作为一个老政党,最怕的就是老气横秋,尤其是在西班牙这种看颜值、看演讲胜于考究实际能力的国家,一个成功的政党,最终卖的不是执政能力,而是政党的营销能力。

  对ERC党来说,对独立派来说,面对目前的僵局,所有在台上唱了几年戏的政客,事实已经证明他们是无力改变加泰政局的。在这种无解的死局面前,唯一的招数就是:新桃换旧符!

  这是欧洲政治最常见的政治策略。政党做错事了,找一个背黑锅的,撤换负责人,换上一个新的负责人。民众会看到政党的诚意,不会把旧账算到新领导人头上。同时,对新领导人,也会有新的期许。

  这是一种策略,选民不知道,被撤换的领导人,同样会参加政党决策。新换的领导人,只是政党的一个对外公众形象,决策权,依然在政党智囊团。智囊团不换,换再多领导人,都是无用的。

  这一策略,在西班牙屡试不爽。

  2017年加泰大区被迫重新选举时,保守派PP人民党把自己的选票转移到新生保守派市民党,年轻的市民党成了加泰地方选票最高的政党。虽然没有改变保守派在加泰议会的政治势力版图,却给支持保守派的选民一个耳目一新的感受,对垂垂老矣的PP人民党的爱,转移到新生保守党,给了选民新的希望和期许。

  这里反映出西班牙政治一个可悲的现象:政客没有个人号召力。

  无论是普伊格蒙特的独立联盟,还是永格拉斯的加泰共和党,无论换哪个领导人上台,选民都会很快忘记上一任领导人,把对政党全部的爱,都给这个“新任领导人”。对支持独立的加泰选民来讲,他们并不在乎是否要把原班政府复盘,他们只在乎自己所支持的政党,可以继续坚持“带领加泰独立”的方向。

  西班牙很多人支持王室的存在,更多是对老国王的感激。感激老国王把西班牙平稳得从弗朗哥独裁统治过渡到新民主时期。这是国王的个人魅力。

  选民投票,是投给与自己政见一致的政党,还是投给被个人魅力折服的政党领导人,差别很大。政治家和政客的区别也在于此。

  西班牙四年一选的政治模式,让所谓的民主,让在位政党不敢对这个国家的发展进行长远规划,最多只做三年规划。而所谓的规划,也只是政客在演讲中的一些主张和提议。在网络言论自由泛滥的时代,几个月一次的电视演讲,已经无法满足选民的期待。政党运用各种营销手段,努力包装政党:代表屌丝利益的就要“装穷”,代表财团利益的就要“装逼”,代表中产阶级的就“装优雅”,代表独立势力的就必须“装激进”。

  政客,已经无所谓情怀,他们所呈现的,都是精心设计的表演。内涵存量不足,演技又让人尴尬的时候,靠脸靠年轻,就成为一条捷径。于是,加泰罗尼亚大区议会,就选出了历史上最年轻的大区议会主席。

  年轻,是一个卖点。但和履历、资历完全没有关系。因为大家都知道,他只需要展示那张年轻的脸,至于实际操作和判断,有后面一个强大的智囊团撑着。

  不仅加泰罗尼亚大区议会如此,西班牙主流政党也是如此。即便很有钱,也穿得一身廉价屌丝装的我们能党,就是用精心设计的外在屌丝形象来博取低收入阶层和社会边缘群体的认同和支持。这也是靠颜值吃饭的另一种做法。

  政党没有执政能力,政客缺少个人魅力,就只能靠外在形象与选民共鸣。有什么,比用颜值来支撑一个政党,更让人沮丧的?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