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
欧华时评

政客累累白骨召不来一条神龙


/

  提要:加泰独立党派组建政府的事情,很快就会有一个新的转机,出现一个新尴尬结局。一场从一开始就知道结果的抗争,最后只是在同一件事情上,多了一层炮灰。西班牙社会的悲哀,就表现在这种无效抗争之中。

  加泰大区前主席普伊格蒙特非常悲情地发了一条“朋友圈”:一切都结束了!我出局了!

  这是一个三四年前就可以预料到的结果。作为政治炮灰的普伊格蒙特,非常清楚,自己这场政治秀,就要谢幕了。小鲜肉就要上台,成为新一代的政治炮灰。

  2月31日,加泰罗尼亚大区议会主席“搁置”了大区政府主席投票,很好地把一个敏感事件转化成一个悬案,保全了所有被卷入这场闹剧的政党和政客。

  独立党派推选出唯一政府主席候选人:普伊格蒙特。把一个外逃被通缉的政治犯,作为唯一候选人。这么做,就是为了出一口恶气。可是,加泰独立党派并没有任何话语权,也没有资本和资格与西班牙中央政府抗衡。所谓的国际抗议,也只能收获一些精神上的支持。哪个国家,敢为独立分子呐喊?

  西班牙宪法法院明确要求:政府主席选举,候选人必须亲临现场!随后,宪法法院又补充:一场违规违法的投票选举,所有参与的人,都将面临检察院的指控。

  其实,西班牙宪法法院本身就在违规操作。不过,特殊情况,特殊处理。加泰罗尼亚大区议会也不傻。“搁置”投票,可以避免在比利时普伊格蒙特不敢回西班牙的尴尬,也保全激动的独立派议员们违法投票。在中央政府的高压之下,给独立党派留足了回旋的余地,有充足的时间商讨新的对策。

  2016年,西班牙8个月没有正式的首相。2018年,加泰罗尼亚已经出现权力真空。

  被关在马德里监狱的ERC主席永格拉斯,似乎已经放弃了挣扎。ERC非常识时务地进行内部调整。大区议会年轻的新主席多伦特,就来自ERC共和党。作为加泰大区独立党派中的老二,他们暂时拥有非常大的主动权。

  普伊格蒙特所在的政党JxC,在独立党派中,议席比ERC共和党要高。这个善于玩政治的政党,并不会把政府主席候选人的资格留给ERC共和党。毕竟,从加泰第一代主席普约尔开始,就一直是这个政党在主导加泰局势。ERC共和党,在西班牙是一个非常尴尬的存在。

  西班牙是君主立宪制度的保守天主教国家。ERC共和党完全走在西班牙政体的对立面:反对王室,反对天主教,政治主张也很“激进”,要建立100%的民主共和国家。这个定位,给ERC带来最大的问题就是:没有企业敢公开金援他们!

  哪个企业敢公开站在王室的对立面?欧洲毕竟是一个讲究血统和阶层的社会。不看在西班牙国王的面子上,也要看英国王室、荷兰王室、挪威、丹麦、瑞典、比利时、卢森堡王室的面子。反对天主教更是“高冷到没有朋友”。要不是前主席马斯提携ERC共和党,一起组建了JxSI独立联盟,ERC共和党也不会有今天这么高的存在感。

  现在,圆滑的PdeCat党落难,ERC不仅没有拉一把,反而想着自己单干,自己上位。这种不厚道的做法,多少还是伤害了挺独粉丝的心。

  本来就是独立政党么,彼此独立,也是正常的。加泰罗尼亚老一代有钱有势有影响力的政客,都赶紧往后躲,把没有任何社会背景的小鲜肉推到前台。小鲜肉政客,因为一无所有,所以天不怕地不怕,也没有什么好失去的。与其默默无闻地终了一生,还不如轰轰烈烈在加泰历史上昙花一现,刷个存在感。至少,历史书上会为他留下淡淡的一笔。

  这是一个悲哀的时代。就像加泰罗尼亚最传奇的屠龙故事一样。当恶龙作怪,小小的王国,没有任何办法,只能用活人来喂养恶龙,连王国的公主都不能幸免。要不是圣乔治及时出现,不仅公主会成为恶龙的盘中餐,国王和王后也不能幸免。最终,这个小王国将在恶龙不断膨胀的胃口下,变成一堆废墟。

  童话里,总会有英雄及时出现,救主角们于危难。现实中,主角们没有主角光环。像《权利游戏》一样,再牛的人物,一季终了,都要领便当。加泰罗尼亚就处在这么一个绝望的历史时期,不断用年轻政客作为政治无能的祭品,牺牲掉一个又一个年轻人的前途。听起来很悲壮,但这里,只有悲哀,没有壮烈。因为累累白骨,并不能召唤出一个救世英雄。

  普伊格蒙特在比利时,说自己的时代已经结束了。他的落寞,是另一个政治新人的开始。到目前为止,普伊格蒙特的政党,并没有透露任何新一届领导人的风声,外界也无法预测会是哪位新人。前主席马斯,已经宣布辞去所有职务,明哲保身。不过,可以预测,新的大区主席,必定是一位政治白纸,最高成就也只是某个小村小镇的村长或者镇长。不会是有政治资本积累的人。因为,懂得积累政治资本的人,肯定明白,此时出头,只能送死。

  这种情况,并非只出现在加泰罗尼亚。如果西班牙政府面临重新大选,结局会更难看。毕竟,加泰大区的独立党派可以占到大多数,几个独立党派也能够互相达成一致,只推选普伊格蒙特为候选人。这种内部协调能力,国家级政党之间,恐怕很难完成。

  加泰议会主席“搁置”政府主席选举,最多也只能争取到两个月的时间。从加泰党派的动向来看,很快就会有新的领导人出现,加泰会再次出现一个“出人意外”的年轻主席。独立还是得闹,把这两三年的已经闹过的,再闹一次。

  很快,西班牙就会恢复到正常的“平庸”状态,贪腐将再次成为新闻的追踪热点,一批又一批的高官再次出现在各大新闻媒体的重要版面。

  经济金融的潜在问题,将再次暴露在公众视野。经济回暖,GDP增长这样的新闻,已经无法安慰西班牙人对低福利的恐惧。连续两三年表现强劲的进出口,在2018年将无法给出一个让人振奋的数字。旅游业也没有2017年的“天作之美”,邻国旅游市场将分走西班牙一大块蛋糕。大量的短期临时合同,可以美化失业率。物价会越来越高,收入将跟不上物价。

  如果说2016年的经济复苏迹象,让人感到安慰;2017年重回增长轨道,让人感到振奋。那么,2018年,将会是一个没有任何值得夸耀的年份。政客们,将面临着宣传造势“黔驴技穷”“无米可炊”的处境。在一个社会平稳,经济平庸的年份,政客们真需要开动脑筋,搞点事情,不然,刷不到存在感。西班牙又会重新回到两党专政的格局,只是面孔变了。

  或许,对西班牙来说,没有事,即便平庸,也是件好事。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