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安旅行社

00后如何解构着我们的资讯世界?

2018年02月25日 05:19 来源:本报评论员 谷粱


/

  提要:要论网络发展,西班牙绝对比不上“世界墙国”。在高墙之内,中国发展出一套属于自己的社交网络系统。西班牙这个没有墙的国家,直接被美国模式的社交网络“占领”,在这场除了某些“墙国”之外的全球网络竞争中,河东河西的转换,只在三四年之间。我们越来越看不懂的00后,在如何重塑我们这个资讯世界?

 

  2017年西班牙的电话线路数量超过了人口总数,每100个人拥有103条电话线路。靠手机信号的通信时代,正式进入饱和状态。与电话线路捆绑在一起的网络信号,已经超越电话信号,成为沟通联络的主要途径。西班牙超过一半的年轻人,超过5个月没有打过一次电话,所有联络通过手机网络完成。西班牙86%的年轻人通过智能手机看视频、听音乐,整个生活都塞进了手机里。

  从电脑到平板和手机,再到纯手机时代,只用了五年不到的时间。手机已经集成了我们整个生活的大多数内容。手机时代之后,会是什么?这对于我们媒体人和走在信息创业路上的人,非常重要。

  西班牙最近两年,大数据技术、云技术和社交网络技术的需求量明显增加。在LINKDIN的工作机会中,招聘数量最多的十个岗位,都与TIC和网络开发相关。

  高精尖的网络技术,在我们视线之外迅速发展。我们作为普通用户,只会感到越来越流畅,越来越便捷。这些信息技术,也让我们与年轻人的代沟,越来越大。之前是3年一代沟,现在估计是一年一代沟。我们跟着QQ一起成长起来的华人,来到海外估计就是使用Facebook和YOUTUBE两个平台了。这两个类似于中国QQ空间和优酷的社交信息平台,表面上看,并没有中国国内那么多的竞争对手,但巨无霸也有自己的焦虑。

  Facebook在全球拥有20亿用户,Facebook的主要用户在美国和加拿大。2017年第四季度,北美地区的日活用户从1.85亿下跌至1.84亿,是FB创建以来,第一次出现日活用户下跌。FB的内容粘合度也大幅下降,日活跃时间跌至5千万小时以下。

  Facebook集合了朋友圈、视频和资讯,甚至企业也有官方FB账户。他们庞大的业务分支,几乎覆盖了我们每天生活时间的一半。

  5年前,Facebook进行战略调整,把“朋友之间的社交网络”这一定位,转变为以信息为主的大数据平台。FB用户的朋友圈,瞬间从亲近熟悉的朋友同事,链接到了前同事、失散多年的朋友、很少联系的家人。整个世界,都被联系在一起。

  Facebook从普通用户转向企业用户,邀请大企业入驻,开辟企业专版,给企业一个提高存在感,刷到大批流量。

  企业版的出现,彻底改变了FB的格局。从朋友圈,到生活圈,现在自己的生活日常状态,暴露在所有企业面前。企业人力资源已经开始通过FB来调查和考察招聘候选人的实际情况。

  一张和朋友聚会后手舞足蹈失态的照片,可能会让你丢掉一个销售经理的职务。一条关于反对西班牙王室的视频分享,可能会让你错失与世界五百强企业的合作。FB已经从个人生活空间,逐渐转变为一个个人秀场。

  但是,大部分的FB用户并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或者说,他们没有其他选择。因为他们只有一个FB可以晒自己的朋友,晒自己的生活。而这个开放的空间,不需要成为好友,就可以被看到。而你的一切足迹,通过简单的FB统计工具,一目了然。

  当社交网络成为一种大家都在分享的工具时,连最基本的真实状态也没有了。更多是一种“秀”,晒一种自己希望获得的生活状态,所有发布分享出来的状态,都不再是常态,而是一种希望别人看到的状态。

  于是,朋友间私密的真实分享,再次成为一种社交需求。而FB上分组可见的功能,并不会留住这部分用户。一些更私密的社交网络平台,开始成为新宠。

  这也是网络时代发展的必然规律:网络需求的深度垂直发展。

  用户开始往更为细分的网络平台分流,比如Whatsapp的群聊,Instagram更有质量的内容,Snpachat阅后即焚聊天软件。

  YOUTUBE这样的大而全的平台,也面临着NETFLIX和HULU分流。

  最应该感谢FB的是各大主流媒体,通过社交网络,信息可以更快地传播到目标的阅读群体中。同时利用FB的平台,圈住自己一批种子粉丝。种子粉丝再生发新的读者群。这种模式,比传统媒体靠销售量来统计印刷数量和统计读者人数更直接。

  我们依稀记得10年前,传统媒体纷纷触网转型时的艰难与痛苦。面对着广告被网络媒体分流,而真正拥有流量的就是谷歌和FB。虽然传统媒体拥有自己的网站,但越来越懒的读者,更倾向于在大而全的资讯平台“一站式标题阅读”。

  媒体很快发现,当点击量成为广告客户考核的唯一标准时,为了赚取点击率而迎合读者的内容,很容易失去媒体的操守。那些深度分析需要烧脑的内容,容易被忽视,得不到足够的点击率。于是,专业媒体就从FB的信息狂欢上得出一个结论:迎合式的网络阅读,并不能覆盖所有的读者。

  网络媒体最致命的,是无法杜绝假消息。中国社交网络会有管制,但西方社会的网络几乎没有管制。Facebook上各种自由发布的内容,让消息真假难辨,尤其是当Facebook成为信息来源之一时,各种假信息、捏造的信息满天飞。

  自由信息狂欢之后,是信息的遴选,对值得信赖的有效信息,会重新变为一种更高级的阅读需求,这种需求,就是付费信息!

  从70后被迫网络化,80后主动数字化,90后习惯虚拟世界二次元,到00后,已经生活在一个完全自主定制的“狭小”世界里。一个简单的“代沟”已经无法概括00后个体之间的巨大差异。

  就像当下流行的一句话: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70后的“不同世界”是年龄的差距,80后的“不同世界”是文化的差异,90后的“不同世界”是网龄的差距,而00后的“不同世界”只是不同网络社群的差异。

  当90和00后逐渐成为网络阅读主体,大而全的内容输出模式,将会被他们“完美过滤掉”。他们生活在一个根据自己心意定制的“精致圈子”里。他们不需要被理解,他们只想在自己的世界里不被打扰。Facebook这种把所有人都连接起来的模式,正在被00后淘汰。人与人的链接,有了新的模式和格局。

  英国脱欧、中国一带一路,就是00后的玩法。没有所谓的先来后到,也没有所谓的远亲近邻。世界之大,得一知己足矣。完全随性的链接方式,让内容生产的难度变得出奇的高。90后可以接受“差不多”“还可以”的内容。而00后,不能直击内心,严丝合缝满足他的信息需求,就会被无视和忽略。

  这种社群化的分裂重建,不会给标题党和低劣信息以生存空间。新生代读者,别看年纪小,信息鉴别能力却很高。比特币火,是因为去中央化。Facebook开始流失用户,是去平台化。

  00后的掌上阅读时代,将进一步瓦解传统媒体的大而全、单向输出的内容生产模式,也将淹死一大批依靠标题党取胜的自媒体。垂直领域的深耕,已然成为热点阅读的必然趋势。与此同时,隐藏在媒体和专栏之后的作者,将走到前台,成为一个垂直社群的领军人物。唯有如此,才能满足手机屏幕里那个“人对人”的链接模式。

  在资讯传播模式方面的探索和尝试,中国要领先西班牙两年。网络资讯的更新迭代周期越来越短,这两年的差距,将会被放大无数倍。


[编辑:页丛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