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安旅行社

欧洲能否挺过世界经济混战期?

2018年05月14日 09:33 来源:本报评论员 谷粱


/

  提要:中美贸易争端就像一只恼人的苍蝇,连续几个月了,不断持续地在耳边嗡嗡作响。在全球经济一体化的背景下,欧洲难以置之度外,也很难坐收渔翁之利。更可怕的是:经济一体化只是联动恶果一体化,而经济体之间的高墙,却越树越多。世界经济正面临着一个严酷且没有明确方向的混战转型期。

  经济危机的阴影正在散去,接二连三的都是各种利好消息,仿佛全球经济的春天已经来临。

  经济复苏的春天真的来了吗?中美贸易释放了怎样的信号?欧洲央行,也正为欧元区的消费需求下降,经济增长减速,在考虑是否要放弃加息,是否要停止购买各国国债。

  欧洲经济成长正在放缓,专家们都说,欧洲央行不会轻易放弃停止购债的计划,同时会把市场预期的升息时机推后,以维持资金流动和支撑信心。如何理解这两个概念?怎么就说明欧洲经济发展危机重重?

  欧元区经济已经连续20个季度扩张,但一系列指标表明,2018年初增高涨幅度已然放缓,而全球可能爆发贸易战的威胁让前景更加黯淡。

  经济放缓出现的时间对于欧洲央行非常敏感。央行的头头脑脑们正在争论今年是否结束购债。因为欧洲央行出钱购买各个国家的债务,是变相借钱给各国央行用。这种“借钱度日”的幅度一大,容易导致“我们大家都很有钱”的假象。生产出来的商品价值没有增加,兜里钱却多了起来,于是,钱就不值钱了。原来1.3欧一杯的咖啡,就会变成1.6欧。这就是通货膨胀。

  欧洲央行为了控制通货膨胀,不让我们的生活物价上涨,正在考虑停止购买各国国债。

  这是一个很简单的经济原理,我们赚到的钱,影响着我们的消费能力,也影响着继续生产产品的能力。如果商品生产出来,我们没有需求,不想花钱消费,社会消费需求就下降,央行就会认为,不符合央行对社会消费能力的预期,就会停止购入国债,变相增加生产成本。

  在经济放缓期间,减少刺激措施可能会削弱投资者信心,并令人怀疑欧洲央行把通胀率提高至目标水准的决心。实际上,欧洲央行只有小幅度的计划增购:2.55万亿欧元国债,对借款成本并不会有太大的影响。但如果增幅超过2.55万亿欧元,则需要扩大适合购买的合格资产清单,从政治上来说,这很难,不可能对欧元区内所有国家都一碗水端平。

  今年第一季经济增长速度为0.4%,较同期0.7%的增长幅度有所放缓。经济增长的下降幅度虽然比较大,但这已然在预料之中。因为欧元区闲置产能已经耗尽,并且其成长速度已经达到潜在增长率的两倍。

  罢工、寒冷天气、自由贸易疑虑,以及尤其恶劣的冬天和流感季节都造成了经济增速放缓。消费者信心指数及制造业产能等指标疲弱,这些数据都表明,欧元区在第二季度,虽然经济增长的趋势将持续,但增长速度将明显放缓。如果需求持续不旺盛,经济增长持续下滑,欧洲央行仍可能淡化升息预期。

  升息,对投资者来说,赚取的利息就高,自然愿意买入。与此同时,银行的借贷成本也会增加。但是,欧洲央行就可以松一口气,不需要自己吃下那么多被人嫌弃的国债。对于欧洲央行来说,如果他们能够终止量化宽松政策,这不啻是一大胜利。考虑到欧洲经济放缓,讨论升息还为时过早。

  欧洲央行的顾虑,还来自于国际经济秩序在安全担忧和保护主义压力的双重作用下,贸易和投资限制在全球呈蔓延的大趋势。

  不仅仅只是中美贸易争端这种暴露出来的跨境贸易矛盾。全球许多地区和国家之间跨境交易设限的网越结越厚,这不但给企业带来日益沉重的负担,也使供应链趋于复杂。

  比如:中美两国因知识产权保护和技术转让问题发生纠纷,两国威胁要向对方加征关税,涉及高达3,000亿美元的双边贸易。美国以不公平贸易为由,已经开始对进口自中国的钢铁、铝和光伏面板征收反倾销和反补贴关税。中国对美国高粱加征反倾销税,并对其他产品进行调查,以此做出回应。美国官员对中国华为生产的电信设备提出安全担忧,试图将其挡在美国市场门外。美国还暂停了对中国电信公司中兴通讯的出口许可,英国也警告企业不要在网络上再安装中兴的设备。

  美国政府扬言要限制中国在敏感的高科技产业的投资和收购活动。美国外资审议委员会(CFIUS)已经对涉及中国公司的交易严加审查。而中国的反垄断机构则放慢了对在华运营的西方公司涉及的并购审批。

  由于在乌克兰问题上的争端,美国也多次实施制裁,打击俄罗斯企业和个人。在很多案例中,美国采取了域外适用的二级制裁,以处理那些交易完全在境外进行的企业。美国似乎也准备制裁委内瑞拉。欧盟对俄罗斯也有制裁措施。制裁的热情在扩散,沙特阿拉伯和阿联酋对卡塔尔进行经济抵制。

  制裁是给对手造成经济痛苦但代价相对较低的一种方式,已经成为外国决策者的首选工具。

  在这一大趋势下,各种制裁相关的机构迅速壮大,比如美国财政部海外资产控制办公室(OFAC),以及美国和欧盟的安全部门和金融监管机构。制裁相关行业还包括不断增加的专业合规公司、和企业内设的合规人士。除此之外,监管机构和贸易当局也日益显现出一种偏好采取更大限制的倾向。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美国商务部、美国外资审议委员会(CFIUS)和负责反垄断政策的部门均表现出更强的贸易保护倾向,而非开放倾向。

  之前西方世界埋怨中国市场不开放,我们也一直在高唱着全球一体化。实际上,全球一体化正在成为一个过时的概念,跨区域合作和地域保护,正在解构着全球一体化这个笼统的,只有强者才有发言权的模式。

  1945年以来的大部分时间,尤其是苏联解体以来,经济主流一直是贸易和投资的进一步开放。但最近几年,自由化势头陷入停滞,近25年来未达成任何新的多边贸易协定。

  全球化进程的高水位期或许已经过去。现在贸易和投资壁垒在增加,而非减少。在美国和欧洲政界,自由化、开放贸易和跨境投资的支持者寥寥无几。左翼政治家和工会将发达经济体薪资和收入增长停滞归咎于贸易自由化。右翼政治家和在安全方面持鹰派立场的人士担心,自由化、投资和技术转移正在增强潜在对手。制裁专家、金融监管机构、情报机构和外交政策专家也越来越多地将贸易和投资限制作为首选的政策工具。跨国企业愈发难以遵守持续增加的规定限制,使得扭曲的现象愈来愈多。

  各国决策官员出于各种缘由,迅速动用贸易及投资限制,这些理由包括从试图拉高薪资,到保护战略性行业及国家安全考量等诸多因素。但他们热衷于设立贸易及投资壁垒,或许会威胁到1945年以来国际经济体系的基础,到头来有可能弊多于利。

  中国经济强势崛起,除了用钱去震慑,如何拥有一个影响世界经济格局的能力?羸弱的欧盟经济,正在缓慢复苏中,嫩芽才抽绿,就要面临着世界两大经济体的贸易战。

  环顾四周,怎么感觉经济危机的寒冬才过去,却突然发现,更寒冷的经济时期正在降临。莫非我们曾经经历的寒冷,只是深秋的凉意?这个危险的信号,作为普通人,我们或许无可奈何,但必须有个心理准备。

[编辑:页丛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