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http://yellowpage.elmandarin.es/2015/04/%E6%8E%A2%E7%B4%A2%E6%97%85%E8%A1%8C%E7%A4%BE/
阳光商旅http://yellowpage.elmandarin.es/2015/05/%E9%98%B3%E5%85%89%E5%9B%BD%E6%97%85/
君安旅行社

欧盟议会选举为什么事关移民安危?

2019年05月17日 07:06 来源:欧华报


/

  提要:4月底西班牙议会大选,5月底是欧盟议会大选。4月是选西班牙当权党派,5月是选欧盟当权党派。往年,大家对欧盟议会大选比较淡漠,今年的关注度却出奇的高涨。为啥?因为西班牙流亡的独立派政客可能成为欧盟议员,因为大家都不愿意看到的极端右翼党派可能或在欧盟议会中斩获数量可观的席位,因为欧盟的生死存亡,就看这次欧盟议会选举了。

  西班牙最高法院确认,流亡在外的加泰罗尼亚独立党派政客、加泰罗尼亚前主席普伊德蒙特拥有成为欧盟议会议员候选人的资格,5月28日,在西班牙全国范围内举行的欧盟议会议员投票中,西班牙选民可以投票给普伊德蒙特。

  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很可能西班牙政治史上最讽刺的局面就要发生了:一个流亡海外被缉捕的“分裂祖国”的政客,将代表西班牙在欧盟议会展现其政治影响力!一直被认为在海外搞非法舆论的“小萌”(普伊德蒙特)团队,将拥有合法身份在欧盟范围内名正言顺的“分裂西班牙”!且不论普伊德蒙特当选成为欧盟议员到底能起到什么具体作用,单单这个可能性和结果,就给西班牙国内政坛一记大大的耳光!正因为这个可能性,加泰罗尼亚人会在欧盟议会投票中更积极,希望将“一直背井离乡受委屈”的“小萌”(普伊德蒙特)可以获得一个“合法身份”。这也是或许已经超过半数加泰人对“西班牙中央政府”的一种反抗。

  普伊德蒙特是否可能当选欧盟议员?答案是可行性非常大!在5月13日《先锋报》公布的民意调查中,有62%的受访者表示,会投普伊德蒙特一票。事实上,加泰罗尼亚政客候选名单中,普伊德蒙特是独立党派阵营第一候选人,如果加泰罗尼亚独立支持选民希望独立派政客在欧盟议会中发挥作用,无论是独立联盟的支持者,还是共和党的支持者,都必须投普伊德蒙特一票。从这个角度来讲,流亡政客普伊德蒙特当选欧盟议会的西班牙议员几乎是铁板钉钉的事情。

  当然,这只是笔者“可能过于自信的预测”,任何情况都可能发生。

  欧盟议会大选另外一个看点,是最近崛起的极右党派可能会在欧盟议会中获得比预期还要多的席位。更让人沮丧的是,极右派不仅仅只是在西班牙崛起,在欧洲各国都有右转的倾向。欧盟各国的极右势力集合在一起,对欧盟的延续拥有毁灭性的打击能量。

  如何理解极右派崛起对欧盟存亡的决定性影响?

  欧盟议会选举五年一次。2014 年5月上一届选举结束至今,欧洲政治格局经历了剧变,欧洲怀疑主义论调弥漫于欧洲大陆,反移民、反建制的民族主义、民粹主义浪潮甚嚣尘上。在西班牙,从南部安达卢西亚崛起的极右党派声音党就是佐证。英国全民公投脱欧、德国总理默克尔宣布不再寻求连任,欧盟的“存在必要性”受到摧毁性的打击。只看西班牙就能理解这一趋势:如果主张独立的加泰政客和巴斯克政客在欧盟议会席位增加;如果民粹主义的声音党抢走部分西班牙在欧盟议会的席位。很显然,由西班牙人民党和社工党这样主流政党一直坚持的“维护统一欧盟”的策略将被改变。

  因此,这次大选将转变为一场对欧洲工程支持还是反对的表决,而欧洲议会作为监督和立法机构的重要任务则退居二线。这次选举的重点是中间党派是否会显著失去票数,而民族主义党派和右翼民粹主义党派票数是否会如预期中的那样增加。

  自1979年起,在欧盟机构内,欧洲议会的职权一直在扩大。如今,欧洲议会已经成为立法机构之一,具有预算权,并且承担对欧盟所有机构进行民主监督的任务。

  27个成员国的约4亿具有选举资格的公民将被呼吁参加2019年5月23-26日的欧洲议会选举,西班牙的选举日期是5月26日。

  欧洲议会由 751 名欧洲议会议员 (MEP)组成,待英国正式脱欧后,将缩减至 705 个。议席分配是按各个成员国人口规模划分的,各国议席的数量从最少的 6 席(马耳他、卢森堡和塞浦路斯)到最多的 96 席(德国)不等。

  当前的欧洲议会选举机制保证,若一个政党得票超过 20%,就能够赢取该国在欧洲议会分配席位的 20%,这样一来大小政党的领导人都可以有机会成为欧洲议会的参政议员。

  欧盟议员选出来之后,如何影响欧盟对西班牙的政策呢?

  欧盟议会中也有党派的,也有左派政党、右派政党。这些欧盟层面的政党,由来自欧盟各国的政客组成。比如西班牙新近崛起的极右党派声音党,虽然在西班牙还势单力薄,但如果他们加入到欧盟议会中的民粹势力,来自欧盟的所有极右势力就会对西班牙移民政策产生至关重要的影响。

  西班牙的政党会与欧盟其他成员国志同道合的党派一道,加入欧洲议会的某一个党团;大多数国家政党都作为党团成员隶属于某一个欧洲党团。所以当我们谈论欧洲民粹政党的崛起时,我们在谈论的不仅仅是某一特定成员国的国家政党,而是超国家层面的欧洲党团。

  根据欧洲理事会发布的一份报告称,反欧洲政党有望赢得三分之一的席位,并将阻挠活动,破坏欧洲的安全和防务,最终播下不和的种子。虽然主流政党仍然占三分之二的多数选票,即使激进分子对欧盟有着宏伟的计划,他们也缺乏民主支持和共同立场来实现这些计划。但这个趋势也让人犯愁。

  欧盟议会的政治格局,和西班牙有点类似。欧盟议会的两个主流政党,保守的欧洲人民党和社会民主党进步联盟将失去多数党地位。所幸的是,到目前为止,当这两个政党就政策制定方向达成一致意见时,他们拥有的席位加起来足以批准任何必要的立法。欧洲将出现更多的政治动荡,这将不可避免地影响欧盟委员会提案的通过难度。

  欧盟议会如何对西班牙产生影响?

  欧盟委员会负责提议法律,然后在欧洲理事会会议上由各国部长讨论并批准。欧洲议会就这些提议进行投票。欧盟委员会95%的提案都是由欧洲议会和理事会通过的。

  比如前两年一直遭诟病的紧缩政策。欧盟通过欧洲央行的调控,要求欧盟成员国采用紧缩政策,必须降低本国的财政赤字。这个政策符合西班牙人民党的政策方向,减少财政赤字增加政府财政收入。当时执政党是人民党拉霍伊,西班牙政府自然是坚定的欧盟紧缩政策支持者。但是,这种增加政府收入、减少人民福利的政策,并不符合社工党和我们能党的执政风格。如果执政党是社工党,提出了与欧盟执行委员会相反的政策方向,自然会受到欧盟的各种抵制甚至制裁。

  上台只有8个月的社工党政府,草草下台被迫提前大选的重要原因就是“政府预算案”没有通过。每个国家政府的预算案,需要欧盟通过。这个时候,那些欧盟议会中的反对党议员们,就很可能利用所在党派的影响力,阻挠通过西班牙社工党政府的预算。

  同样的例子,如果民粹主义党派声音党在欧盟议会获得席位,加入欧盟层面的民粹主义政党。这些来自欧洲各国的民粹政客集合在一起,就可能阻挠欧盟推出放宽移民政策的提案。

  欧盟议会的选举结果,可以反映出欧盟大环境的民意走向。中左翼政党可能失去目前欧洲议会中约6%的席位,中右翼议员将失去目前在议会中约2%的席位。最大的赢家可能是右翼和极右翼政党。如果结果真如民意调查的一样,那欧洲是集体右转了!不仅仅是生活在西班牙的移民处境堪忧,整个欧洲的移民处境都不容乐观。


[编辑:页丛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