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
欧华时评

傅莹独家撰文:朝核问题的历史演进与前景展望


2013年3月11日,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视察朝鲜西部前线部队。图|新华

2013年3月11日,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视察朝鲜西部前线部队。图|新华

  2016年3至4月,韩美举行了大规模的 “关键决断”和“鹞鹰”联合军演,有超过30万名韩国军人和1.7万名美国军人参加,航母战斗群、战略轰炸机等战略武器也加入演习。无论武器质量还是官兵数量,均为历次军演之最,并将对朝“斩首作战”列为演练内容。从20世纪70年代以来,美韩几乎每年都举行“关键决断”“乙支自由卫士”“协作精神”等联合军事演习,近些年演习规模日趋增大、针对性日益增强。作为应对和准备,朝鲜往往会动员军民进入战备状态,调动军队布防和征召后备役增强常备军。可以想见,这不仅制造紧张气氛,也耗费大量人力物力财力,给朝鲜国民经济带来沉重的负担,也严重影响到民众生活。

  朝鲜随后五次试射舞水端导弹。6月1日,美国财政部称朝鲜为“头号洗钱机构”,并于7月6日首次把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列入制裁名单。7月至8月,朝鲜又向半岛东部海域发射数枚飞行距离为500公里的导弹。

  8月22日,韩美启动“乙支自由卫士”年度联合军演。为了抗议美韩军演,朝鲜又于8月24日向朝鲜半岛东部海域发射一枚潜射弹道导弹。9月5日,朝鲜再次向海上发射了三枚弹道导弹。9月9日,朝鲜进行了第五次核试验。

  在朝鲜第五次核试82天后,联合国安理会于11月30日一致通过了针对朝鲜第五次核试验的第2321号涉朝制裁决议,其中最受关注的部分是对朝鲜最大的重要出口物资——煤炭出口总量设定了限制。中国呼吁各方还是应尽快重启对话,以和平、外交和政治方式解决问题。

  回顾奥巴马政府两任的八年,美国总是将朝核问题和朝鲜内部问题放到一起考虑。确实,媒体关于朝鲜政权“残暴性”的说法在国际社会引起广泛的不安。奥巴马采取的是对朝“战略忍耐”政策,其内涵就是,无论朝鲜怎样显示姿态,美国就是不对朝鲜的安全关切做任何实质性回应。你想接触我就跟你接触,但不会谈出什么具体进展,你要对抗我就强化制裁。归根结底是要通过不断地施加压力来促使朝鲜政权垮台,即所谓以压促变。

  尽管美国通过纽约、平壤、吉隆坡等渠道与朝保持着秘密和半公开的双边接触,但只要朝拒绝拿出弃核姿态,这种接触的作用就十分有限。2009年以来的事态显示,奥巴马政府这种隐形的强硬对朝政策与朝鲜坚决的拥核意志相遇,彼此负面印证,不仅没有缓解半岛紧张局势,而且成为局势呈现螺旋式恶化的滑轨。

  随着朝鲜核导计划不断取得新的进展,美国对朝鲜的“忍耐”正在快速消耗。据说华盛顿已经在重新评估朝鲜对美国本土的威慑潜能,至少可以判断,朝最终获得这种能力的“时间轴”是缩短了。而美国国内政治中的反朝、厌朝情绪日甚,关于朝鲜国内事态的真伪难辨的负面报道充斥媒体,国会山上指责奥巴马政府对朝“软弱”“无能”的声音越来越响亮。特朗普执政后,把朝核问题当作在亚洲需要优先处理的安全挑战,从军界、战略界也传出美将与同盟国调整、完善对朝“定点打击”预案的消息。这又给朝鲜半岛的未来蒙上了新的不确定性。

  对中方来说,一个新增加的严重关切是,2016年7月8日,美韩宣布在韩国部署“萨德”反导系统。“萨德”系统使用的AN/TPY-2型X波段雷达,号称当今世界上最大、功能最强的陆基移动雷达。根据工作模式的不同,该型雷达的最大探测半径在1200千米至2000千米左右,对于弹体尚未分离的上升段中远程和洲际导弹的探测距离在2000千米以上,且能在580千米左右的距离精确评估目标弹头的预计位置或假弹头。

  即便基于最谨慎的估计,该型雷达如果在韩国部署,也将能对中国东北、华北、渤海、黄海的部分地区进行照射,这将一定程度上削弱中国的战略威慑能力,破坏东北亚本就十分不对称的战略平衡。考虑到美国在西太平洋地区已经有强大的导弹防御体系,韩国部署的“萨德”系统如果与日本的两部X波段雷达、关岛的“萨德”系统组网或共享情报,并与该地区美、日、韩大量的海基宙斯盾、陆基爱国者系统配合,美国的预警和拦截能力将因此得到大幅加强,这将更进一步危及到中国的战略安全。

  中国还担心在韩国部署“萨德”系统仅仅是美国在亚太以零和方式寻求己方绝对安全的一个新的开端,且已有消息称,美国还意图在日本和东亚其他国家部署“萨德”系统。如此下去,中美间将不得不面对更严峻的战略平衡问题,亚太地区战略领域的军备竞赛将愈发难以避免。 

  2017年2月27日,韩国国民在位于首尔的乐天集团总部前参加抗议示威活动,并高举反对乐天出让“萨德”用地的标语。图|新华

  朝核问题将向何处去?

  朝核问题下一步何去何从,令人关注。从目前趋势看,有三种局面可能出现:

  第一种局面,继续目前“制裁-试验-再制裁-再试验”的恶性循环。朝鲜相对封闭,独立性较强,制裁虽能造成很大压力,但不会使国家撑不下去。而制裁之下的朝鲜更不会放弃核开发,事实上,朝鲜正是在受到制裁后才开始核试验的,五次核试验也是在一次比一次严厉的制裁之下发生的。因此不难判断,这种局面会使朝核问题拖下去,制裁升级和朝鲜核导试验相互刺激的循环反复出现,直到朝鲜核导技术达到“临界点”。届时,反对朝鲜拥核的各方将面临两难选择:是采取极端手段导致不可控的结果?还是容忍朝鲜拥核?

  导致上述局面难以改变的原因有以下两个方面:一是朝拥核决心十分坚定。在过去半个多世纪里,朝鲜一直受困于外部安全压力,多次参与和平谈判未能获得安全保障,加之这些年发生在其他国家的事例,导致其不断明确和强化了拥核自保的选择;二是美不愿在朝核问题上做任何妥协,不能与朝做交易,这在美国各界已成为高度政治共识,特别是在军界和战略界。同时,美国心有旁骛,借半岛紧张局势不断强化在东北亚的战略部署和军事活动,不能聚焦于解决朝核问题。考虑到美国政策的惯性 转弯阻力很大。美国新任总统特朗普是否能摆脱旧的惯性,仍存在疑问。

  如同以往,每当美国试图调整对朝政策,选择军事手段的声音就会上升,而每次分析权衡之后,就会意识到无论何种军事方案,都将不可避免地带来巨大的平民伤亡,而且结局难以控制。而军事解决选项的存在,也是造成半岛局势不稳定和相关国家间不互信的重要根源之一。随着当前局势不断趋近“临界点”,美国对其动作更谨慎的评估,以及中美和其他相关国家对下步对策更好的协调,就显得愈发重要。

  第二种局面是朝鲜政权垮台,这是美韩最期待的。美对朝政权长期采取不认可和敌对的立场,“政权更迭”一直是其对朝政策的主要目标,这也是奥巴马政府“战略忍耐”政策的重要立足点。在很大程度上,美对朝不断加大制裁力度,只压不谈,就是期待能以制裁促使朝鲜内部发生变化。而对朝接触、对话在美国内易被视为助朝稳定,阻碍实现其政权的垮台。这也导致朝鲜认定美国不愿放弃对朝敌对政策,因而要强力应对。但现实情况是,近年朝鲜国内农业和经济进入恢复阶段,民生状况相比最困难时期有了改善。金正恩接任朝鲜最高领导人后已基本稳住局势,虽然朝鲜国内政策和表现令外界反感,但将解决核问题的希望寄托于朝政权短期内崩溃恐难以实现。

  4月13日,在位于韩国首尔的美国驻韩国大使馆附近,韩国民众手举反战标语参加集会,反对美国“卡尔·文森”航母战斗群驶向朝鲜半岛附近水域,加剧朝鲜半岛紧张局势。图|新华社

  第三种局面是恢复对话和认真谈判,使核问题得到缓和甚至解决。应该承认,重启对话并不容易,因为多年来美朝间已极度互不信任,六方会谈的起伏甚至倒退也削弱了各方的信心。但过往的经验证明,对话的好处也是显而易见的:一是对话可以稳定朝核态势,为解决彼此关切创造条件;二是对话是通往达成协议的必由之路。

  六方会谈经过艰苦谈判曾经达成《9·19共同声明》、《2·13共同文件》和《10·3共同文件》,凝聚了各方最大共识,为政治解决提供了路线图。导致会谈的破裂恰是因为达成的共识和协议得不到贯彻执行,而会谈停滞后才出现朝核问题不断升级。

  值得注意的是,近年朝鲜在发展核导技术上一步一个台阶,朝核问题的现状和谈判的基点已远远脱离了2003年启动六方会谈时的原点。若能再度恢复对话,各方能否现实、理性地接受上述事实,不预设任何前提地谈起来,这将是决定对话能否成功的重要因素。换言之,任何一方如果刻舟求剑般地试图回到过去,那么对话仍可能无法成功。所以,目前看,中方提出的“双暂停”可以是一个现实的起点。

  在2017年3月在中国人大和政协两会的记者招待会上,王毅外长指出:“为应对半岛的危机,中方的建议是,作为第一步,朝鲜暂停核导活动,美韩也暂停大规模军演,通过‘双暂停’摆脱目前的安全困境,并且使各方重新回到谈判桌前。之后,按照‘双轨并进’思路,将实现半岛无核化和建立半岛和平机制结合起来,同步对等地解决各方关切,最终找到半岛长治久安的根本之策。”换言之,中方提出的“双暂停”是并行不悖、相辅相成、缺一不可的。

  在2017年4月于美国佛罗里达州举行的中美元首会晤及首轮中美外交安全对话中,中美双方就朝核问题深入交换了意见。中方重申坚持半岛无核化、坚持维护半岛和平稳定、坚持通过对话协商解决问题,表示将继续全面执行联合国安理会涉朝决议。中方介绍了解决朝核问题的“双轨并行”思路和“双暂停”建议,强调希望找到复谈的突破口。中方还重申反对美方在韩部署“萨德”反导系统。在这次会晤中,双方确认致力于实现半岛无核化目标,同意就半岛问题保持密切沟通与协调。会晤为中美及相关各方增进了解带来了信心,也为未来在东北亚地区营造一个更具包容性的安全环境带来了希望。

  总之,在半岛问题上,中国的利益在于确保无核化和防止东北亚乃至亚太的和平安全环境遭到破坏,中国的责任在于积极主动发挥作用,以和平方式实现上述目标,最终达成半岛和平协议,与各方共同努力营造一个和平、合作的地区环境。同时,中国也要坚决阻止和防止半岛发生大的动荡和战乱。只有坚持对话,用安全换安全,才能走出东北亚安全局势的“怪圈”和“死结”,避免让东北亚成为一片“黑暗森林”。

(作者中国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主任委员、中国社科院国家全球战略智库首席专家)

(本文英文版刊发于美国布鲁金斯学会网站)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编辑:页丛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