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
欧华时评

傅莹独家撰文:朝核问题的历史演进与前景展望


2013年3月11日,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视察朝鲜西部前线部队。图|新华

2013年3月11日,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视察朝鲜西部前线部队。图|新华

  2009年至今朝核问题的螺旋式升级

  截至2016年11月,朝鲜已进行了五次核试验,其中第一次是在2006年,发生在因汇业银行问题和美方制裁而导致六方会谈中断之后。此后的四次都发生在2009年之后,而这期间六方会谈由于事态发展的步步升级、不断激化的恶性循环完全陷入停滞。

  2009年1月20日,巴拉克·奥巴马就任美国总统。此前大约一年,主张对朝强硬的李明博接替卢武铉成为韩国总统。同过去一样,相关国家领导人变动再次给半岛局势带来了新的变化和不确定性。

  新上任的奥巴马政府认为,朝鲜在小布什政府的后期已逐渐偏离了《9·19共同声明》和《2·13共同文件》中所做的承诺,在欺骗和讹诈美国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反对美国与朝做交易的声音开始在华盛顿形成“政治正确”——特别是在军界和国会山上。另外一个特殊的背景是,奉行自由主义世界观的奥巴马在竞选时反复强调改善美国的国际形象,并提出构建“无核世界”的主张,上任后更把推动国际核裁军和倡导全球核安全合作当作颇为优先的外交议程。这就出现了一个悖论,一方面奥巴马政府在朝核问题上不可能沿着小布什执政末期那种与朝鲜达成妥协的路径发展,但另一方面也很难完全走上示强的道路。

  奥巴马在2009年1月20日发表的就职演说中对“美国的敌人”们宣称:“如果你们愿意松开拳头,我们就会向你们伸出手。”这一表述让人印象深刻。希拉里·克林顿在出任国务卿前的参议院听证会上的发言,也显示出奥巴马政府在处理美朝关系时会比小布什政府采取更为灵活和开放的措施。

  然而,朝鲜对这种缓和性姿态没有马上给以积极回应,入春后发生的一系列事件导致局势骤然升级。3月,朝鲜扣留两名在中朝边境地区采访时未经允许进入朝境内的美国女记者,同年8月美国前总统克林顿赴朝斡旋带回了她们。4月5日,朝鲜宣布发射“光明星2号”试验通信卫星,紧接着在23日宣布退出六方会谈。4月25日,朝鲜外务省宣布,已开始对从试验核反应堆中取出的乏燃料棒进行再处理。5月25日,朝鲜进行了第二次核试验。朝鲜采取这种强硬姿态,显然是基于对形势的研判对继续谈下去失去了兴趣,更加倾向于走拥核的道路。很难判断朝鲜这样做是因为韩国的政治变化,还是对六方会谈失去了信心。

  (资料图片)2009年8月4日,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日(前右)在平壤会见了来访的美国前总统克林顿(前左)。当日,克林顿赴朝斡旋朝鲜扣押两名美国女记者问题。

  2009年6月12日,安理会以15比0全票通过第1874号决议,对朝鲜核试验表示“最严厉的谴责”,要求朝鲜立即全面执行第1718号决议。决议还对限制朝鲜进出口武器、检查进出朝鲜的船只、在公海检查与朝鲜有关的船只及防止外部资金流入朝鲜并被用于研发导弹和核武器等作出明确规定。

  2009年10月4日至6日,中国总理温家宝访朝,与朝鲜领导人金正日举行会见,期间再次做了劝说工作。随后形势在2010年1月出现些许缓和,朝鲜表示愿意在六方会谈框架内与美方签订和平协议,条件是六方会谈前先取消对朝鲜制裁。美方则要求应先重启六方会谈,在会谈框架内讨论缔结和平协定。

  2010年3月26日,“天安号事件”爆发。韩国载有104人的“天安”号警戒舰在黄海朝韩两国争议海域白翎岛和大青岛之间巡逻时,船尾发生不明原因爆炸后沉没,造成46名船员遇难。美韩立即指责是朝鲜潜艇向天安号发射鱼雷造成爆炸沉没,但朝鲜从未承认是自己所为。俄罗斯参加了事后开展的国际调查,而中方没有参加。

  此事导致韩国宣布中断与朝鲜的贸易、交流与合作。这一突发事件无疑进一步加剧了各方不信任,并造成半岛局势再度滑向新的紧张状态,尤其美韩此后对朝鲜的不信任感和对立情绪日益深化。

  5月12日,据朝鲜《劳动新闻》报道,朝鲜科研人员在开发核聚变反应技术方面取得了“值得自豪的成果”。在韩美外交和国防部长“2+2”会谈后不久,美国国务院和财政部以支持朝鲜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为由,对朝鲜5家实体和3名个人实施制裁。

  这期间中方不间断地做工作,力图恢复六方会谈。2011年3月15日,朝鲜外务省发言人表示,朝鲜将无条件地参加六方会谈,且不反对在六方会谈中讨论铀浓缩问题。这一年10月,朝分别与韩国、美国、俄罗斯代表会谈,表示愿意无条件重返六方会谈。

  但这年12月17日,金正日突然病逝。还有一件发生在2011年的国际大事需要提及。这一年2月,作为“阿拉伯之春”的一环,利比亚出现反对卡扎菲的示威游行,并很快演化为内乱。3月17日,联合国安理会通过“1973号”决议,决定在利比亚设立禁飞区。3月19日起,法、英、美等西方多国对已经在2003年宣布放弃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利比亚发动空中军事打击。10月20日,卡扎菲在苏尔特落入反对派手中后惨死。而卡扎菲在动荡局势下的最后演讲中提到,金正日会看着我笑。确实,朝鲜密切关注着利比亚的事变,朝鲜《劳动新闻》4月18日发表文章宣称,“近年来,迫于美国的强权和压力而中途弃核的一些国家的悲惨遭遇,更加明确地证实了朝鲜的选择何等明智和正确”,“这样才能保证国家和民族的自主权”。

  利比亚局势和阿拉伯之春或许对朝鲜沿着核道路走下去有所影响,但当时朝鲜仍然同意继续对话,直到2011年底金正日去世之前,他一直强调“无条件重启六方会谈”的立场。金正日的小儿子金正恩接班之初,围绕朝核问题的沟通仍沿着金正日去世前的轨道行进。

  2012年2月23日至24日,在六方会谈一时仍无法重启的情况下,朝美第三次高级别会谈在北京举行。双方再次确认履行《9·19共同声明》,认为在签订和平协定之前,停战协定是朝鲜半岛和平与稳定的基石。双方同意同时采取一系列建立信任的措施,以改善朝美关系。

  2月29日,朝、美国分别同时公布了在北京达成的协议内容,此即后来人们所说的“2·29协议”。双方分别公布的内容并不一致,但综合起来大体包括:朝暂停核试验和远程导弹试射,暂停铀浓缩活动,允许国际原子能机构对其进行核查监督;美方表示不敌视朝鲜,愿意改善关系,扩大交流。美将向朝供24万吨营养食品。

  在此后双方讨论落实协议的过程中,对协议是否包括卫星的解释存在差异, 朝鲜认为“2•29协议”中暂停远程导弹试射并不包括发射卫星;而美方则坚称是包括的,这可能是最说不清楚的一笔糊涂账。

  2012年4月13日上午,朝鲜发射了首颗应用卫星“光明星3号”,美国政府随后宣布将不会履行与朝先前达成的粮食援助协议。5月2日,联合国安理会朝鲜制裁委员会更新制裁名单,新增3家朝鲜实体。5月13日,朝鲜第十二届第五次最高人民会议修改宪法,序言中写道:“金正日同志使我们祖国变成不败的政治思想强国、核拥有国、无敌的军事强国。”

  2012年12月,在成功使用“银河3号”火箭将“光明星3号”卫星送入预定轨道后,金正恩领导下的朝鲜于2013年1月宣布,将进行第三次核试验。图|中新

  6月18日,美国总统奥巴马指责朝鲜继续对美国构成严重威胁,宣布把对朝制裁举措延长一年。12月12日,朝鲜宣布成功发射了第二颗“光明星3号”卫星,外界普遍认为朝鲜发射的是“大浦洞2”导弹。2013年2月12日,朝鲜进行了第三次核试验。3月7日,安理会一致通过第2094号决议,对朝鲜实施第三次核试验予以谴责并采取新一轮制裁措施。4月2日,朝鲜原子能总局发言人表示,朝鲜将重新启动曾于2007年关闭封存的宁边5兆瓦石墨减速反应堆。

  进入2014年,自韩美“关键决断”联合军演于2月24日启动后,朝鲜频繁发射类似导弹的飞行物及火箭炮。

  2015年5月20日,朝发表声明,称该国的“核打击能力已经实现小型化和多样化”。

  事态在2016年进一步升级,对立双方针尖对麦芒。1月6日,朝鲜进行第四次核试验。1月13日,韩国总统朴槿惠在记者会上表示,韩国政府将研究有关引进末段高空区域防御系统(THAAD,即“萨德”系统)事宜。

  2月7日,朝鲜宣布用远程火箭发射一颗卫星。3月2日,联合国安理会召开会议,以15票赞成一致通过了涉朝鲜问题的第2270号决议,决定实施一系列制裁措施。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下一页]

[编辑:页丛槿]